“徐翔案”有重大进展!210亿资产甄别终于进入尾声,宁波中百、大恒科技将受巨大影响

  颇受关注的“徐翔案”终于在5月31日有了新的进展,微博名为“应莹_ying”账号发布一条微博,事关“徐翔案”资产甄别的最新进展,根据微博认证显示,微博发布者“应莹_ying”为徐翔妻子。

  回顾:“徐翔案”中资产甄别成难题

  2015年,昔日“私募一哥”徐翔案发,约210亿元人民币家庭财产被司法机关查封、扣押和冻结。 2017年1月22日,法院判决徐翔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没收违法所得逾90亿,并处罚金110亿元。 然而,在徐翔案的执行过程中,徐翔被冻结的210元资产的甄别出现了问题:首先,资产在徐翔被判决前就已被查封、扣押或冻结,但有一些属于徐翔家庭以及徐翔、应莹夫妻的共同财产;其次,徐翔的一些朋友因徐翔受到牵连,相关资产冻结至今也未能解封。 2018年1月,曾有9位国内权威的刑法和刑事诉讼法专家对徐翔案财产执行问题进行法律论证,专家一致认为“追缴违法所得应坚持谁实际取得谁上缴的原则,不能由徐翔以合法财产代为退赔,罚金的执行与违法所得的没收应只针对徐翔的个人财产进行,不能株连配偶及其他家庭成员”。随后,专家意见提交至法院。 不过,围绕着该案查封资产的待处理事项一直没有关键进展,过去几年,应莹及徐翔父母通过律师一直在主张自己的合法权益。直到2020年5月31日,我们终于看到了重要进展。

  资产甄别取得重要进展

  明确罚金仅针对徐翔本人

  根据应莹在微博发表的文章显示,5月20日,应莹同律师一行三人受青岛中院徐翔案承办法官邀请,去到青岛进行了当面交流,且承办法官亲口告知应莹,资产甄别已“进入尾声”,应莹对此的感受是“悲喜交加”。 应莹在文中写道:“青岛中院承办法官明确罚金仅针对徐翔本人,也确认我和徐翔父母有合法资产的所有权,会依法分割后返还给我,那些受股权冻结影响苦苦挣扎的上市公司,也迎来解困的希望——不管公司股权如何划分或者分割,不管是归属于我或者其他处置方式,在进入执行阶段后,公司都将翻开新的一页。”

  此前,应莹于2019年3月向法院提出与徐翔离婚,并主张孩子抚养权和夫妻财产依法处理。离婚案去年8月在青岛监狱内开庭,被关押在青岛监狱的徐翔同意离婚。但如今,离婚案的宣判两次延期,暂未有结果。

  外界一直在质疑徐翔与应莹离婚实际上是“假离婚”,目的是为了保全徐翔的资产。如今既然资产甄别已经进入尾声,离婚还要继续进行吗?

  对此,应莹在接受媒体时表示:“离婚案跟资产甄别是两码事。哪怕是不离婚,属于我个人的合法财产,法院还是要还给我。但是,与徐翔的离婚,还夹杂着其他的原因在里面。”

  以下为应莹发布文章原文:

  宁波中百、大恒科技将受到巨大影响

  应莹在文章中还表示,经过她的初步估算,归属于她的家庭合法资产大概有几十亿,可能会以现金方式返还,也可能是将大恒科技和宁波中百的股权划归给她,同时她还表示“有自信能保持上市公司的稳定发展,并做好管理层的股权激励”。

  应莹认为,“徐翔案”资产甄别停滞的问题目前已经影响到大恒科技、宁波中百等上市公司的再融资,不光影响到公司的发展前景,也影响了数万员工和数十万投资的利益。

  徐翔案件宣判时间为2017年1月22日,应莹提到的两家上市公司宁波中百和大恒科技在当时的股价分别为17.96元/股和13.53元/股。而目前两家公司最新的收盘价分别为9.15元/股和10.97元/股,最新市值分别为21亿元和48亿元,按照这个价格计算,两家上市公司三年间市值合计缩水超过30亿。 2014年2月,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9.1元/股的价格斥资3.2亿元,受让宁波中百原大股东八达集团15.69%股份。随后,在争夺控股权时,泽添投资的持股增至15.78%。

  2014年11月24日,新纪元与徐翔的母亲郑素贞签署“股份转让协议书”,将其所持有的大恒科技约1.2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52%)转让给郑素贞,转让价总计12.02亿元。在不触及30%要约收购线的情况下,郑素贞成为大恒科技第一大股东。

  截至目前,郑素贞持有大恒科技29.75%股份,是公司实际控制人;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有宁波中百15.78%股份,徐柏良(徐翔父亲)是公司实际控制人。

目前大恒科技的股东有3万户

  而宁波中百有1万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徐翔案”有重大进展!210亿资产甄别终于进入尾声,宁波中百、大恒科技将受巨大影响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