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6月01日 《新闻1+1》 未成年人犯罪数量回升·怎么办?

未成年人犯罪数量有所回升,流动未成年人犯罪有所反弹。未成年人聚众斗殴、寻衅滋事、强奸犯罪人数上升。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白皮书今天发布白皮书显示,未成年人犯罪数量在连续多年下降趋于平稳后,近年来有所回升,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数量近年来呈上升态势,司法保护任重道远。

青海未成年人犯罪数量上升性侵害暴力伤害未成年人,成年人拉拢诱惑未成年人参与犯罪问题突出未成年人监护。情况不容乐观。

规定有关单位和个人在工作中发现未成年人遭受或疑似遭受性侵、虐待、欺凌、拐卖等9类不法侵害以及面临这些不法侵害危险的,应当立即向公安机关报案或举报新闻一加一今日关注未成年人犯罪数量回升怎么办?

董倩:晚上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六一儿童节。这一天我们当然希望所有的孩子都能够健康快乐的成长,能够达到这样的一个目标。两方面,一方面希望未成年人不要受到犯罪分子的侵害,另外一方面也他们不要走上犯罪的道路。那么如果从司法的这个角度能做一些什么呢?今天最高检对外发布了一个叫做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的白皮书。首先开宗明义说了,为什么要在六一节这一天发布是七呃,以期进一步凝聚社会各界对未成年人保护的广泛共识和行动力量,推动未成年人司法保护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的整体水平提升,护航祖国的未来,健康成长、快乐成才。这是一个大背景。为什么要在六一这天推出来?那么接下去我们来看一下这里面的一些内容。

首先我们看到的是两个非常让人感觉到欣慰的数字。两个数据下降了。那就是现一九年跟一四年相比,未成年人严重暴力犯罪下降了百分之四十八点六九。这个数字相当的大。另外还有一个数字下降了,那就是校园欺凌和暴力犯罪情况。

那么不管是提起公诉还是批准逮捕,都下降了百分之三十三和百分之四十点一四。那么这是令人欣喜的一个数字。接下来我们再看一些让人担忧值得分析的一些数字。那么接下去我们就连线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政法学院少年儿童研究中心的童小军主任。接下来的一系列的数字需要您帮我们一起解读。首先我们来关注未成年人的犯罪状况。这样的一个数字。您怎么看这个总体这些年他是呈现出一个比较稳定的状况。但是如果我们细看的话,就可以看到这两年未成年人犯罪的数量是有所回升的。什么原因?这两年他抬头了啊。

童小军:他如果是一个整体的数字往上走的话,那就反应了跟未成年犯罪相关的各个方面可能都需要我们来做一些检讨。那一般来讲呢,就是跟未成年人犯罪相关的,我们都有这个跟这个经济发展水平,也就是这个未成年的生活水平相关。然后跟这个家庭教育,也就是家庭监护。还有我们讲的学校系统,以及我们讲的整个的这个社会治理系统。所以呢如果说他整体的未成年人犯罪的这种状况是像比较糟糕的方向走的话,那这些方面可能我们都需要来进行检讨。

董倩:这是一个大的数字。我们再来看一个相对一个集中的人群,就是流动的未成年人的犯罪呈现了一个反。谭,尤其是这两年,您怎么看待这样的一个抬头,他说明什么问题,

童小军:这个流动人口的这种犯罪行为呢,他其实可以解释的原因有很多。但是如果是从这个整个的这个社会治理的这个角度来看,就是流动人口。不论你是帮扶政策还是救助政策,还是所有的这些社会支持体系,因为他的流动性比较大,所以他你要持续的跟进是比较困难的。这是第一个。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现在整个国家的,无论是从这个儿童福利的儿童保护的这个角度,还是我们这个司法保护的角度,可能都存在这个问题。就是几乎都是跟户籍挂着。所以呢流动人口,那就意味着他们如果出现了这种行为。他通常是不在他自己的户籍地,所以他的这个所有的支持系统都很难在他这个出事的这个这个地方来发挥作用。所以呢这个部分也是需要我们来这个进行改进的地方。

董倩:我们再来继续往下看啊,就是我们在看这样的一组数据,就是这些年来呃未成年人涉嫌犯罪的这个罪名啊,如果从人数来看,基本上是犯罪的这个盗窃罪最多。然后接下去排序就是抢劫、故意伤害、聚众斗殴、寻衅滋事、强奸,还有其他的罪名。那么我们看这些年,他这些罪也是呈现出了一个变化,就是盗窃、抢劫、故意伤害这些犯罪的人呈现出一个下降的趋势。而聚众斗殴、寻衅滋事和这个强奸罪,呈现出一个上升的趋势。您怎么看这个三升三降说明什么问题啊?

童小军:这个就跟我们刚才讲的,跟未成年人犯罪的这个几大因素实际上是紧密相连的。一般来讲呢,就是我们讲抢劫呀,还有这种这个盗窃呀,他通常都是跟经济挂钩。而且这个未成年人很多时候做这样的事情,都是满足自己的这个经济或者财务上的这些需求。那随着经济的发展,那这个方面有所下降,我觉得这也是比较正常的。那后面这些东西的变化,也就是他像糟糕的这个方向走。他实际上去也是反映了我们整个社会的这个发展。而我们的管理和治理可能没有跟上。比如说我们讲的这个聚众斗殴这个事情。这个事情原来如果有的话,他可能就是身边的朋友这个号召大家一起就去做了,或者说邻近的。但现在不一样,我自己就接触过一两起这种的,他都是网络。就是比如说他约了价这个青少年在网络上一传这个一个一个的这个群体,一个一个的这个这个这个这个一传十十传百,他一约就是上百人。所以这个他就是增加他跟这个网络的这个管理或者网络的这个运用它紧密相关。那我们讲的寻衅滋事这种事情。那跟这个未成年人的这种从小的这种教育,就是对处理矛盾的方法的引导和教育,我们是比较缺乏的。不论是学校里面还是我们这个这个家长,可能在这些孩子就是出问题的这些孩子身上,可能这个部分是有问题的。那至于说强奸罪这个事情呢,我倒是觉得。能不见得是我们整个社会这个出了特别大的问题,而反而是反映了我们整个社会对这个事情的这个敏感度可能高了。所以对这个事情的发现和这个这个处理就采用了不同的形式。所以他会呈现出高的这个这个现象。

董倩:好的,谢谢您,童主任,刚才您帮我们分析了一系列的这个数字。从里面看到,我们的确是在治理能力,还有治理体系方面是存在着相当大的提高的空间。接下来我们在关注一下这个一号检察建议。在一八年的十月份的时候,最高检向教育部第一次提出了一个从检查的角度,从检查这样一个角度提出的一号检查建议。接下去我们看一下。

最高检发出的第一号检查建议源于一起性侵在校学生抗诉案教师齐某在学校强奸猥亵多名女童,拒不认罪,仅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最高人民检察院以审判监督程序抗诉了齐某强奸猥亵儿童案。张军检察长列席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会议,阐述抗诉意见。最终,齐某从有期徒刑,被改判为无期徒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九号就抗诉齐某案件中发现的问题,最高检向教育部发出了第一号检查建议。核心内容就是要加强校园安全、教职员工队伍管理以及预防性侵害教育等。这是历史上首次以最高检的名义发出社会治理类的检查建议。今天发布的白皮书不仅提及了这个案件,同时,还用数据说明侵害未成年犯罪数量的持续上升。

二零一七年至二零一九年,检察机关批准逮捕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分别为三万三千七百九十人、四万零五人、四万七千五百六十三人。二零一八年二零一九年同比分别增长百分之十八点三九百分之十八点八九,提起公诉四万七千四百六十六人,五万零七百零五人、六万两千九百四十八人,同比分别增长百分之六点八二、百分之二十四点一五。

其中类似于齐某强奸未成年人犯罪,其人数同样呈现出上升趋势。检察机关起诉成年人,强奸未成年人犯罪二零一八二零一九年同比分别上升百分之二十二点七四、百分之三十九点三三。白皮书还指出,随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向纵深推进,检方发现不少案件中都有成年人拉拢,诱惑未成年人参加黑恶组织犯罪的情况,一些未成年人因此充当了生力军骨干分子。

高景峰:从近年来检察机关办理的黑恶势力的犯罪案件看,未成年人参加黑恶势力犯罪大多是被成年犯罪嫌疑人利用。对于未成年人被利用参与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的,应当重在切断毒源,加大对黑恶势力成年犯罪嫌疑人的打击力度。

今年四月,最高检最高法和公安部等部门发布关于依法严惩利用未成年人实施黑恶势力犯罪的意见称数据显示,打掉涉黑组织和恶势力犯罪集团中有未成年人参与的占到近百分之二十。有人为了规避刑事处罚,有意将未成年人作为黑恶势力发展对象,因此意见称,对利用未成年人实施犯罪的黑恶势力、首要分子等五类人员将重罚。

董倩:从白皮书中呈现出来的数字,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些年来成年人针对未成年人的暴力性质的犯罪在增长。我们接下去继续请童主任给我们解析这样的一个趋势是童主任一直以来就是这样。还是说这些年来呈现出这是一个新的变化的趋势。这背后又说明了一个什么样的社会问题。

童小军:这个事情应该呃我觉得如果说要判断他是不是一直这样。我觉得我可能还缺乏特别这个严谨的这样的数据。但是整体来讲呢,我觉得我们这个成年人针对未成年人的犯罪,在每一个社会,如果大家对儿童权利意识不到位,而且没有把儿童当作一个平等的,而且是相互尊重的一个主体来的。这样的一个社会的话,那么成年人针对未成年人犯罪,他总是已经很严很很严峻的问题,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呢,那么我们国家实际上近几年有可能他出现的这种这个让人难过的地方,就是我们政府是在极力的想来为未成年人进入,尤其是进入司法程序的这个未成年人。我们希望本着儿童权利的这个这个理念来开展我们讲的恢复性司法。也就是对未成年。已经尽量的保护他,然后让他在这个过程中吸取教训,能够回归社会。所以通常我们在这些轻判或者说不判等等的这样的或者不起诉等等这样的一些措施。那么黑恶势力可能就利用了这样的一个这个政府的这样的一个对未成年人的这个保护性的这个政策来实施他们的这种这个犯罪行为。所以这一方面刚才呢我们检察官讲的很好,就是这一次我们要做的,尤其是一号令的出现的,就是我们要加大对为这个成年人利用未成年人犯罪的这个惩处力度。我觉得这个也是另外一个,以前就是前面为什么出现这个问题的原因,就是我们处罚力度不够,让这些人付出的代价不够。

董倩:童主任人其实说到。接下来这个问题我们也是应该说他比如说成年人对未成年人的这个性侵犯,实际上是整个触碰了人们的这个底线的。那么这个问题实际上在实际的生活中,它是存在着很多难。你比如说发现难,调查难、取证难等等等等。那这个问题在未来怎么去很好的面对他。

童小军:这个问题。实际上这个真要谈的话,我觉得可以谈很久哈。那简单说来就是呃您刚才已经把这个他难处理的一些难点都已经点到了。那我觉得如果要应对的话,我觉得现在我们全球其实都是差不多的。我们中国面临的情形跟全球其他国家一样的就是第一个我们一定要让每一个人,尤其是有未成年人的这个家长,还有有未成年人的这些学校、幼儿园等等,每一个成年人都要知道性侵这个事情离我们不远。也就是说你一定要有警惕性。第二一定要让每一个人了解,如果是性侵发生,它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第一就是这个这个孩子跟这个师师害的这个成年人,通常他都会有一个封闭的或者相对隐蔽的一个空间。所以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在每一个工作场所,只要有孩子在的地方,一定要保证不要让孩子跟成年人,尤其是异性的成年人有单独相处的这样的时间,这是很重要的。就是操作上那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我们需要加大我们整个的这个社会对于侵害了这些孩子的这些施害人,我们一定是要严惩。不但而且给他的这个代价就是你做一次,让你后面的这个生活都没有办法继续,这样才能够起到警示的作用。

董倩:好的,谢谢董主任。保护孩子是每一个人的愿望。当然公检法在这个上面责无旁贷。但是换一个角度,对于未成年人成长的这个家庭的环境又应当做些什么,又应当怎么做。继续关注涉。

及未成年人的案件经常成为舆论焦点社会痛点、治理难点,检察机关在严厉惩治重大多发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的过程中,尤其强调依法惩治监护、侵害犯罪,促进家庭保护。为此,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有关部门先后印发了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和关于依法办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意见。此次发布的白皮书中,就涉及了监护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相关数字。从二零一七年至二零一九年,检察机关起诉虐待犯罪分别为十六人、三十八人、四十人,起诉、遗弃犯罪分别为八十六人、九十二人、一百一十七人,起诉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犯罪分别为十人、五十七人、六十人。白皮书提到,此类犯罪对被害未成年人造成严重伤害,社会影响恶劣,总数虽然不大,但上升趋势明显。白皮书特别提及这样一个数据,从二零一七年至二零一九年,全国共批准逮捕遗弃、虐待未成年人犯罪十九人,起诉三百八十九人。其中。还列举了一个案例,单亲妈妈遗弃儿子导致棋子长期在福利院生活。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检察院将案件线索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检察机关以涉嫌遗弃罪对该案提起公诉并提出适用禁止令,实施强制亲职教育的量刑建议。王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接受强制亲职教育,在社工监督和帮助下履行监护职责。去年十月,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提请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此次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细化了家庭监护职责。具体列举监护应当做的行为禁止性行为和抚养注意事项,突出家庭。教育增加监护人的报告义务,针对农村留守儿童等群体的监护缺失问题,完善了委托照护制度,

何毅亭:修订草案,新增最有利于未成年人的原则,强化了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的第一责任,确立国家亲权责任,明确在未成年人的监护人不能履行监护职责时,由国家承担监护职责。增设了发现未成年人权益受侵害后的强制报告制度。

要防止来自家庭监护人的侵害犯罪。同时也要防止由于监护人缺失带来的对未成年人伤害事件,其中就包括我国六百多万农村留守儿童。

从去年起,民政部等十部门要求在村居一级设立儿童主任。记者,从民政部了解到,目前我国基层儿童工作者队伍已经实现了全覆盖。

二零一四年至二零一九年,全国检察机关共批捕侵害农村留守儿童犯罪六千八百四十四人,起诉八千七百二十四人。四川、江苏、浙江、宁夏、山东、广西等地检察机关协调各方社会资源,推动事实孤儿、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等困境儿童得到及时安置救助,完善困境儿童保护长效机制。

近年来,随着似乎教育日益强化,有关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举报更加及时主动检察机关从严追诉,从重惩处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更加有利。

董倩:家庭和父母本应是保护未成年人的这样的一个最可靠也是最安全的一个屏障。但是在有的极端案例里面,恰恰是父母对于未成年人实施的。是你比如说遗弃,比如说伤害怎么看待这样的一种行为,怎么去避免我们继续来连线童主任。同时您看就像刚才我们说到一些极端案例里面,您最关注的是哪些?另外怎么去防止这些行为未来的发生。

童小军:这个要说起来就是呃这个问题太多。那总体来讲呢,在我们这个专业里面就是社会服务的这样的一个专业里面,就认为我最关心的就是这些受到家庭侵害,以及受到我们讲的这个从专业或者工作的职业的这个角度,它的工作就是为这些孩子们这个服务的,就是这样的一些人。这个父母跟这些人是一个性质。也就是说你。的日常工作,日常生活,就是要跟这些孩子们在一起。但是恰恰你们就是伤害他们的。所以我最关心的就是这一波人,你怎么去应对。所以呢这个方法是什么呢?实际上您刚才也已经提到了,就是我们国家现在民政以这个国务院发这个政策以及国家立法,加上民政部以及等等其他相关的一些这个国家部委或者是这个群团组织都是共同一起。他实际上完善的是一个国家监护制度,也就是从国家的角度,我怎么针对家庭去提,去支持家庭及时发现问题,然后及时这个报告,及时处理这样的一个整套的一这个这个服务体系。同时还有一个就是我们讲的专业。因为这些受害的这些孩子们,他如果你没有意识,如果你没有这种专业的训练,你是很难。去发现的。因为它有隐蔽性,大部分时候尤其是在家庭的这个环境里,所以就是国家监护制度。还有一个就是我们讲的这个监护制度里的从业人员的专业性是我特别关注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2020年06月01日 《新闻1+1》 未成年人犯罪数量回升·怎么办?

赞 (1) 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