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核酸检测结果,对武汉意味着什么?

  从五月十四号零时至六月一号二十四时,武汉市集中核酸检测九百八十九万九千八百二十八人,检出无症状感染者三百名,追踪密切接触者一千一百七十四名。四月八日,武汉实现了物理意义上的解封。集中核酸检测排查后,丰城期间做出巨大牺牲的武汉人民实现了心理上的解封。集中核酸检测对于经济复苏有何影响,检测准确率如何保证武汉是否变得更。安全,我明显感觉到亲戚朋友心情很好,朋友圈内晒给娃,在时长在户外活动的内容明显增多,人们正在回归正常生活。我们熟悉的武汉又回来了。新闻一加一今日关注核酸检测结果对武汉意味着什么?

董倩:晚上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今天下午,武汉市全民核酸检测的结果出来了。这个结果不管是对武汉还是对全国,不管是在医学层面上,还是在社会层面上都有着重要的意义。我们先看一下这个检测的结果时间的是。从五月十四号零时到六月一号到二十四时,一共十九天,检测了是九百八十九万九千八百二十八人检出的无症状感染者是三百名。那么这样测算出来的检出率是一万人里面有零点三零三个。换句话说,十万人中有三名,追踪的密切接触者是一千一百七十四名没有确诊的病例。那么接下去我们就来连线一位专家,来自中国疾控中心的副主任。同时他也是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联络组的专家冯子健冯主任。首先这个我们先看这个时间段啊,用了十九天的时间给将近千万人做了一个核酸的全民核酸的检测。您怎么看待这样的一个速度和其中的难度?

子健:十九天时间,对对于将近一千万人进行检测,这个速度应该是非常快乐。虽然和他们最早说预期的实时指挥战争目标延长了九天,但是这仍然是一个非常不容易实现的一件非常大的一个举动。难度在什么地方,应该说是非常,你想一千万人要去中原那么多的人去采药,去送检,去检测去收集这些检测的信息,汇总分析这整个过程非常的不容易。

董倩:冯主任,其实大家面对这样的一个,我们说这个检出率是十万人里面是三名无症状携带者。无症状感染者。您怎么看待这样的一个检出率,您放心了吗?这个数字。

冯子健:这个数字显示呢,在武汉地区人群中呃,这无症状感染者或者我们就直接说就是核酸阳性检测者的人数已经是非常非常稀少了。那么这也意味着这个武汉地区他的新冠病毒的传播已经基本上接近阻断了彻底阻断了。所以这是一个令人非常高兴和放心的结果,

让您放心。就是说我们如果换个角度,武汉现在如果说让您评估的话,它是安全还是还是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冯子健:武汉我的看法也是我们专家组的看法,就是武汉现在什么状态呢?我认为他是和我们全国其他地区它的反弹传播的风险是相同的一个水平的一个状态。

董倩:好的方主任,稍后我们有更多的问题跟您联系。那么接下来呢,我们在关注今天的这个新闻发布会之后,我们的记者又采访了武汉市卫健委的副主任王卫华。我们听一下

卫华:武汉市从这个集中核算检测工作,从五月十四号开始。你那上午我们到了二十四号,二十五号就基本上采样就完成了。但是为了保证全覆盖,我们在二十五号的时候,我们就跟各个区下的通知嗯,这个对每一个区的这个没有进行检测的人员逐一的上门进行这个电话联系,上门排查。还有一些老年的卧床不起,行动不方便家人,我们也进行上门采样服务,这样确保做到百分之百的全覆盖。

董倩:那么在这次的这个查漏补缺工作之后,还会有核算检测嘛。武汉市民还需要做核算检测。

卫华:我们这次的集中核算检测工作结束了。但是我们常规的医疗机构的这个常规核算检测工作,那是可以常规进行的。

董倩:在这次的集中核酸检测基本完成之后呢,那么从卫监委的角度来说,那接下来根据这样的一个结果啊,会有哪些防控措施上的调整。

王卫华:根据这次的结果相信的话,不久我们的黄昏基点会有调整。那么我们这个我们谓监委的,从我们未监委的角度的话,我想从以下几个方面,第一个就是戴口罩的问题。根据国家出台的这个公众戴口罩的。一些指南和规范对于我们低风险区的话,这个除了特定条件以外要带口罩,其他的我们不要求可以是不带口罩的。呃,特定条件就是指人口密集啊等等这些高风险。比方说医院呢等等这些场所需要带口罩,在其他地方是可以不带口罩的。这是第一个。第二个的话就是从社区管控来讲的话,可能以后我们就对小区管控这一块,对陌生人进来可能会严格管理。但是对我们本小区的人管管管控的措施可能会有调整。

董倩:我们接下来了解一下这个武汉市全民核酸检测的情况。资金投入是九亿,检测机构六十三家检测参与工作者非常热的情况下,穿着防护服工作人员二十八万多人次。那么检测的方法我们要值得关注一下,是单点检测和混样检测。接下来我们继续来连线冯主任,冯主任需要您来给我们做一个解释。我们看到检测方式的时候说是单间检测混样检测人们其实最关注的就是全民检测能不能做到一个字准。

冯子健:他这次也因为面对这么大的检测量, 要在短时间内完成这个检测工作。武汉市采取了很多的办法,除了调集大量的工作人员,第三方检测机构呃检测设备之外,他还采取了一些新的方法。这个方法就包括刚才您提到的就是样本的混检,就是其中呢就是有一部分就是百分之哲总检测量的百分之二十五左右,就是四分之一的检测样本呢,他采取了最多。打五份标本就五个人踩着烟狮子标本混在一个检测馆里面进行检测。这样的方法,那么这占了百分之呃百分之二十五。那么单份标标本就一个人拭子的标本进行单独检测,这样呢占了百分之七十多。七十五家店就是这样的一个比例,这样的检测的方法策略和方法呢,大大的加快了检测检检测进度呃,也提高了检测的效率。他们为此呢在采取这种做法之前,他们做了很多的小规模的呃提前的测试,确定了一个相对来说是最佳的一个混量的比例。就是有多少份标本混在一起进行检测。那么它的道理的就是如果在这五份的混合的样本里边样品里边发现了阳性。那么在对这五个人。分别在单独检测,这样就可以确定这五个人里边是哪一位。他的标本是阳性的。这样就保证了既提高效率,也保证了检测的准确性。除此之外武汉市对这次整个检测工作还加强了质量管理和质量控制。那么在整个过程中,他们对各家的检测机构总共又抽取了三万五千九百六十一份这个样本进行了复测。就复测结果和检测结果是完全吻合的。这也表明他们的整个检测质量是非常可靠的。

董倩:冯主任其实在这次全民检测之前,我想您作为专家,也对这样的一次全民检测有着自己的一个预估一个判断。那么当结果真出来的时候,和您的预估相比是高了还是低了,还是基本上没有出您的预估的范围。那么这样的一个结果出来之后,对于全国的大家,对于这个无症状感染者的担心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冯子健:这个结果呢和我们呃预期呢是没有太大差别的。因为从四月八号从三月十八号,四月八号,以后的这一个时期,武汉在持续的扩大它的这个核算标本检测。那么检测的每天检出的阳性者,核酸阳性者,这是无症状感染者和检出率。阳性检出率是持续下降的。那么这个在检开始大规模检测之前,其实它的阳性检出率也降到了这样万分之零点几的这样的一个水平下了。所以这次的万分之零点三十万分之三这样一个水平,和我们的预期是比较吻合的。那么这整个表明就是整个武汉地区,实际上他传整个的传播并不是传播,实际上已经接近阻断传播最终阻断的这样的一个状态,他正向这个方向发展。那么这么低水平的这样一个检出率。还有一个我们需要在考察他的背后的呃我们看到的现象就是这些病人,这些感染者就无症状感染者他是持续走低的。他没有在这个传播中起放大作用,这一点非常非常重要。就意味着在武汉,在这一个时期以来发现的无症状感染者。实际上它的传染性传播力都非常低的。所以这一点呢也可以让我们武汉的广大市民放心,也可以让全国的这个各个地区都对武汉要增强信心,更更放心。武汉是安全的。

董倩:好,冯主任。那么在今天下午的这个记者会上呢,不管是发言的这个副市长还是专家学者,还那么都表达出纷纷表达出这样的一种,应当说是发自内心的轻松。因为一直悬在武汉人心里的这样的一个问号,终于把它拉直了。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听一位在这个心理方面的一位专家,他怎么看这个结果对武汉人的影响。

董倩:武汉人民在这次疫情防控中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当他们知道这样的一个结果之后,有理由开心。但是现在的问题就是外界会仍然有了这样的一个结果。外界会怎么看武汉我们继续来连线冯主任。冯主任,您觉得这样的一个全民核酸检测结果出来之后,会不会对于除武汉之外的其他地方的这些城市还会用十四天这样的隔离的一种方式对待武汉进出的这些人员。

冯子健:我认为呃我呃就是武汉以外的其他地区应该放松这样的措施,不要再对武汉的市民的人员采取这样区别性的对待的一些措施防范措施了。

董倩:好好,这是关于这个怎么对待武汉的遗憾,或者说往来于武汉的这些人们应当怎么做。其实接下去我们更关注的一个话题就是当我们手里面有了这样的一个科学的检测结果之后,对于接下来的复工复产,你比如说是不是能够堂食了,是不是可以去电影院了。尤其是对武汉市来说,又会是产生什么样的政策上面的影响,继续关注。

今天上午,武汉的华中师范大学发布了二零二零年春季学期学生返校通知,明确要求从六月八号开始分阶段、分批次有序返校。涉及到的学生包括本科毕业生、硕士毕业生以及博士毕业生。截止目前,武汉大学、华中农业大学、武汉理工大学、武汉工程科技学院、湖北医药学院等高校也发布了返校通知。为了迎接学生返校,学校进行了全方位的消杀,并进行了应急演练。五月二十九号,武汉工程科技学院动员教职工开展二零二零年春季学期毕业生返校应急演练,模拟了间隔一点五米排队扫健康码测体温等。防控措施比大学先一步复课的是初三学生,早在五月二十号,武汉市就有七点二八万名初三学生重返阔别一百多天的校园,正式复学复课。

复课的学生们佩戴口罩,自觉保持距离,有序穿过红外测温到每个班级拆分为两个小班授课,每个班不超过三十人。

惠新义:目前七年级八年级的学生都没有上学,所以学校的教室是充分的充足的。那么我们这个把它分成了呃这个两个教室以后,同时我们在分了原来九年级就都是在四楼一个楼层。现在我们把学生分布的两个楼层,二楼和四楼中间再控出来,确保学生的空间足够大。班级和班级的学生之间的行进路线是没有任何交叉的,没有任何的都是闭环。

事实上,最早复课的是高三年级和中职毕业班的学生。五月六号,湖北省高三年级和中职毕业班就以统一开学,在武汉大约五点七八万名毕业年级的学生回到了学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新闻1+1》核酸检测结果,对武汉意味着什么?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