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阿里和腾讯,字节跳动还需要几年?

  谁能挑战阿里和腾讯?

  2016年11月,央视《对话》节目,台上坐着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和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张一鸣是这期对话的主角,黄峥则是三位嘉宾之一。

  “假如你是张一鸣,如何面对BAT?”主持人陈伟鸿向嘉宾抛出了这个问题。

  黄峥的回答是:如果我是张一鸣,我想我会更加激进的做全球化。当你的公司布局到全球,反过来,集中全球的资源回来打中国的市场,也会变得更加从容一点。

  3年多之后,张一鸣和黄峥已经成了最有实力和阿里腾讯掰手腕的人。而国际化这一步,字节跳动比阿里和腾讯做得更好。

  字节跳动追上甚至超越AT,也许只需要几年。

  字节跳动的全球化换挡

  超越AT,并非痴人说梦。普通人眼中略显庸俗的抖音和今日头条,只是字节跳动全球版图的冰山一角。

  上个月,抖音及海外版TikTok全球下载量突破20亿,这是阿里和腾讯系的任何App都没有做到过的成绩。

  今年第一季度,抖音及海外版TikTok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Play共获得3.15亿次下载,是全球下载量最高的移动应用。

  这意味着字节跳动已经建立起了全球化的生态圈。

  就在今天,凯文·梅耶尔正式就任字节跳动首席运营官兼TikTok首席执行官,此前他一度被认为是迪士尼下任CEO的候选人。他将负责TikTok、Helo、音乐、游戏等业务,同时负责除中国外的字节跳动全球职能部门。

  3天前,柳甄离开了字节跳动。那天凌晨,她在微头条上写到,“流年笑掷,未来可期!”配图是三元桥的夜景。

  这或许意味着字节跳动全球化战略的一次换挡。

  2016年10月,柳甄加入今日头条,随后就主导了今日头条来自红杉资本、建银国际等方面的10亿美元D轮融资,将今日头条估值助推至110亿美元。

  第二年,柳甄负责了今日头条对知名短视频社交产品Musical.ly的全资收购,交易金额近10亿美元。Musical.ly随后便与今日头条旗下的抖音海外版TikTok合并,成为TikTok在海外发展的重要基础。

  同一年里,今日头条还收购了短视频平台Flipagram、移动新闻服务商News Republic,这些并购中或多或少都有柳甄的参与。

  可以说,柳甄对字节跳动的全球化有着莫大贡献。

  从柳甄到梅耶尔,标志着字节跳动开始在全球进行商业化尝试。这也算是字节跳动组织架构升级,张一鸣出任字节跳动全球CEO之后的第一个大动作。

  如他在内部信中所言,“作为字节跳动全球CEO,接下来我会花更多时间精力在欧美和其它市场。”

  实际上,现在字节跳动的营收,绝大部分是国内业务撑起来的,2019年其海外收入约15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刚过1%。

  但字节跳动已经将2020年的海外营收目标定为75亿元,商业化重点市场为美国、欧洲、印度、日本、东南亚、俄罗斯、中东欧、中东。

  字节跳动已经打下了不错的基础。

  根据AppinBusiness2020年4月披露的数据,TikTok和抖音全部用户中,海外用户占比已超过43%。

  字节跳动已在30个国家、180多个城市设立办公室,拥有超过6万名员工,到2020年末,员工规模将扩张到10万人。

  仅2019年一年,字节跳动就招揽了来自Facebook、谷歌、华纳音乐、微软等众多海外巨头公司的互联网人才。据报道,为了招揽人才,字节跳动在硅谷提供的薪酬最多比Facebook高出20%。

  字节跳动有着成为中国第一家全球性移动互联网企业的野心。

  扎克伯格的心腹大患

  实际上,从字节跳动创立之初,张一鸣心里就埋着一颗全球化的种子。

  以融资为例,从A轮开始,张一鸣就开始引入国际资本。SIG(海纳亚洲)投资A轮,DST(一家俄罗斯投资机构)投资B轮,随后几轮融资分别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和软银愿景基金主导。

  张一鸣对全球化的理解是:“中国的互联网人口,只占全球互联网人口的五分之一,如果不在全球配置资源,追求规模化效应的产品,五分之一无法跟五分之四竞争,所以出海是必然的。”

  字节跳动认为,对于美国的互联网巨头来说,中国是全世界最难攻克的市场,字节跳动在全世界最难的市场取得成功,自然应该向更大的市场开拓。

  张一鸣喜欢用华为为例来激励团队,“最常见(不做国际化)的理由,就是每个国家和地区的文化不一样。但我一直以一个例子鼓励大家,就是华为。华为的产品既要售前,又要实施,又要部署,又要售后;既能卖到发达国家,又能卖到非洲。我跟同事们说,这么需要本土化的企业都能走向海外,我们肯定也可以。

  为了适应国际化,张一鸣和字节跳动的高管团队都定期上英语培训课程。为了更好地服务公司内部的全球协作,字节跳动自研自用的飞书最近也上线了实时互译功能。

  急速崛起的字节跳动,不仅让腾讯寝食难安,也让全球社交巨头Facebook如坐针毡。

  2016年下半年,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试图收购Musical.ly。这款当时在美国AppStore排名第一的音乐短视频应用,其所属公司的总部位于上海,是一家典型的出海企业。

  扎克伯格与Musical.ly联合创始人朱俊约见数次,但最终没能达成协议。一年后,字节跳动就以近10亿美元的价格横刀夺爱。朱俊在这次收购后加入字节跳动,现任字节跳动产品与战略副总裁,负责公司战略和产品设计。

  10亿美元买千里马,还附赠一个伯乐,这买卖稳赚不亏。

  在整个2019年,TikTok在AppStore和Google Play上的下载次数经常性地排在Facebook之前,常年“示爱”中国的扎克伯克坐不住了。

  2019年10月17日,扎克伯格在乔治城大学演讲时,以字节跳动旗下短视频平台TikTok举例指出,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崛起是对美国言论自由的威胁。

  同时,Facebook模仿TikTok界面和功能,推出了独立视频应用程序Lasso。但此举显然没有赢得美国年轻人的心,Lasso对TikTok没有构成任何威胁。

  字节跳动正在高速奔向这4/5的市场,突破着前浪们不曾越过的边界。

  字节跳动,没有边界

  一组数字可以告诉你现在的字节跳动有多恐怖:

  据彭博社5月27日报道,知情人士透露,字节跳动去年创造了超过 170 亿美元的营收和超过 30 亿美元的净利润。

  该知情人士称,字节跳动去年实现的营收是其 2018 年营收 74 亿美元的两倍多。该公司还在加强电商和游戏等新领域业务。今年,字节跳动希望新聘 4 万名员工。传字节跳动目前并不急于 IPO,它现在持有现金高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