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嗓子”创始人被限制出境,曾拖欠广告费5000多万

  1、“金嗓子”创始人因欠钱被限制出境

  广西有三宝,山水、米粉、金嗓子。

  在这块全国唯一拥有唱山歌“法定假日”的土地,有两个女人以一副“好嗓子”闻名世界,一位就是壮族女神,广西歌王刘三姐,一位就是创造出“金嗓子”品牌,并把自己的头像印在包装上的江佩珍。

  江佩珍以一己之力,白手起家,将一个工资都发不出的糖果厂,转型为盈利过亿,在香港上市的全国知名企业,曾经是广西女性的楷模。

  但就在这两年,这位广西女性之光却遭遇了人生的“至暗时刻”。

  先是在2019年被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然后近日又被“限制出境”,原因是商业上的不守信,不愿支付广告费的尾款。而更深层的原因,是江佩珍和她的“金嗓子”在新时代的艰难转型。

  转型,对于江佩珍来说,并不是第一次。

  1993年,一次奇遇让江佩珍拿到了华东师范大学生物学教授王耀发的一款中成药喉糖配方,王教授称被江佩珍的真诚打动,不要一分钱就要配方给了她。但有配方没有资金引进生产线,江佩珍还是没有办法带领在激烈竞争中前景堪忧的糖果厂转型。

  她跑遍了柳州市的银行、私人借贷机构,没有人愿意借钱给她,山穷水尽之时,她召开了一场职工大会,带领着近千名职工合唱了一首《国际歌》。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近千名职工激动地把原来生产糖果的工具全部扔进了废品站,以表示“破釜沉舟”之意,大家共同募资了700万元,交给了江佩珍。江佩珍没有让大家失望,“金嗓子喉宝”顺利上市,几年之内成为畅销全国的产品。

  这是一次成功的转型,从搏杀激烈的糖果市场,跳到了“保护嗓子”的喉咙含片市场,江佩珍的胆识和魄力,非常人所能及。也正是这种异于常人的胆识和魄力,成就了江佩珍,也让她陷入了今天的困境。

  2、30万美元“请”罗纳尔多打广告

  江佩珍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一次“商业运作”,就是花30万美元“请”罗纳尔多做代言人。

  那是2003年,刚刚在02年世界杯上捧起大力神杯,拿下“金靴奖”的罗纳尔多,正是名气如日中天的时候,他当时从国际米兰转会皇马俱乐部的转会费是3000万英镑。而一位中国的女企业家,居然只花了30万美元就“请”到了罗纳尔多代言,她究竟有什么通天手段呢?

  原来,只不过是骗术高明,脸皮够厚而已。

  2003年罗纳尔多随皇马俱乐部来到中国,参加了一场私人饭局,出场费是30万美金。就陪着企业家们吃个饭,1个多小时就拿30万美金,罗纳尔多也乐得去赚个外快。

  谁知道一到饭局,又是鼓掌又是小朋友献花,搞得罗纳尔多很不好意思,再加上满面堆笑的女企业家热情地招待,罗纳尔多不知不觉就套上了事先准备好的,印着“金嗓子喉片”的黄色上衣,然后又在热情的邀请下,展示了一下颠球、射门的绝技,最后又被要求拿着金嗓子喉片拍几张照片。

  这才有所警觉的罗纳尔多问:“不是让我代言吧?”在经纪人、翻译的转述下,江佩珍连忙否认了代言的意思,说只是用于企业内部宣传的材料和纪念,罗纳尔多这才配合着做完。

  不久之后,那部看起来充满浓厚山寨气息的广告片在央视播出,有人一度怀疑这是金嗓子找来的替身,可是广告上分明写着“外星人罗纳尔多”。有人看完后不禁感叹金嗓子的大手笔,这肯定是砸了天价才请到罗纳尔多来代言。

  直到罗纳尔多无意间看到了这个广告,气得抄起椅子骂娘,一纸诉状将金嗓子告上法庭,真相才大白,原来这个代言是骗来的。

  但是跨国诉讼是很难赢的,这件官司后来不了了之,罗纳尔多的广告又继续播出了几年。后来为了洗刷骗广告的负面,也是看到了球星的广告效应,江佩珍更新了代言人,这次是真金白银花了1430万元,请来了巴西另一位球星,刚刚夺得欧冠冠军的卡卡。

  凭借着这几波操作,金嗓子喉片的广告在中国家喻户晓,销量大增,成为了金嗓子集团最重要的赢利产品,占到整个收入的90%。

  2015年,江佩珍带着她的金嗓子在香港上市,她略带表演性质的“马踏飞燕”式敲钟,成为了当时各个经济板块的头条。

  3、“赔了夫人又折兵”

  香港上市即是巅峰,也是衰落的开始。

  上市之后的第二年,金嗓子营收到达巅峰,共计7.68亿元,但在此之后,便再也没有突破 7 亿元。上市那年一共卖出去了 1.29 亿盒,到了2018 年,就减少到了1.04 亿盒。

  金嗓子的股价,也在一年内从8元跌到了3元,市值从50亿跌到了20亿。眼看着公司再度陷入困境,江佩珍又拿出了她的胆识和魄力,她决定,加大广告投放力度,把销路砸上去。

  2016年,江佩珍的金嗓子和“星空传媒”签下广告合约,在音乐综艺《蒙面唱将猜猜猜》和《盖世音雄》上投放广告,总计费用为6400万元。金嗓子先行支付了1300多万元,但节目播出之后,金嗓子以收视率不达标,宣传效果不好,拒绝支付剩余广告费5100多万元。

  “星空传媒”于是将金嗓子告上法庭,经过一审、二审之后,法院认定金嗓子有能力支付而拒绝履行相关义务,江佩珍作为实际控制人,被列入“失信执行人”,成为了“老赖”。2020年5月26日,因为还没有履行法律文书明确的义务,江佩珍又被“限制出境”。

  为什么突然之间,过去的套路就不好用了,砸广告为什么都不能砸出市场呢?钱,怎么突然就不好赚了呢?这或许是江佩珍曾经困惑过的问题。

  作为一家上市企业的老总,久经沙场的老将,江佩珍这些年并没有光吃老本,坐以待毙。她也尝试过推出新的产品,保持市场竞争力。比如在2016年推出的草本植物饮料,曾经一度被认为是替代金嗓子喉片,能够挽救公司的“救命产品”。

  可是,砸了大价钱推广的草本植物饮料,根本不符合现在主流消费群体的需求,这块市场已经有加多宝、王老吉、和其正这三大凉茶,以至于推广了两年之后,在金嗓子2018年财报、2019年中报的首页图片中,草本植物饮料已经不见踪影。

  而看家的产品金嗓子喉片,也被后来兴起的西瓜霜润喉片和京都念慈庵围追堵截,不复当年独霸市场的荣光。

  这一次,光有胆识和魄力,没有办法应对变化更快的新市场。而江佩珍在这种困境之下,又做出了“不讲信用”这种商业大忌,即便是广告效果不好,签署了协议,就要有契约精神,金嗓子如今不是付不起这点广告费。

  这样一个曾经驰名全国的老品牌,还是有机会能够重新崛起的。这几年“国货之光”重新崛起的例子不是没有。但如果丢掉了信用,只会增加往后与人合作的成本,“赔了夫人又折兵”。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金嗓子”创始人被限制出境,曾拖欠广告费5000多万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