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杀妻藏尸案罪犯被执行死刑

  上海杀妻藏尸案

  2016年10月18日,被告人朱某在位于虹口区的家中与被害人杨某(系被告人妻子)发生争吵,其间朱某用双手扼住被害人颈部致其机械性窒息而死亡。

  2017年2月1日,朱某投案自首。2017年8月3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依法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朱某提起公诉。2017年11月29日上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2018年8月23日,上海“杀妻藏尸案”一审宣判,被告人朱晓东被判死刑。 同日,朱晓东提出上诉申请。

  案发经过

  2016年10月18日,朱晓东在位于虹口区的家中与妻子杨俪萍发生争吵,后朱晓东用双手扼住杨俪萍颈部致其机械性窒息死亡。随后,朱晓东将妻子的尸体藏于冰柜内。在之后的三个多月内,朱晓东冒充杨俪萍,通过微信与亡妻的家人和朋友联系。

  2017年2月1日,杨俪萍的父亲杨敢连60岁生日当天,原本在微信上答应回家吃饭的“杨俪萍”作为独生女儿却迟迟没有出现。同一天,朱晓东在父母的陪同下向公安机关自首,杨敢连一家才知道女儿已经遇害。此时,距离案发已经过去105天。

  案件后果

  该案件导致被害人杨俪萍一人死亡。

  案件原因

  朱晓东供述,他和杨俪萍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两人2013年开始恋爱,2015年领证,2016年5月置办了酒席。之后,杨俪萍住进朱晓东家中。

  朱晓东婚后和妻子经常因为琐事闹矛盾。2016年10月15日,他与杨俪萍一起赴杭州游玩。由于之前看好的宾馆已经满房,他预订了另一家宾馆,妻子对此表示不悦。隔日,夫妻俩返程回上海,因为没买到高铁票,坐的普通列车,回家后两人发生争吵。朱晓东称,自己当时曾“安抚她”。他还供述,2016年10月17日晚,两人又因不满杭州之行吵架。2016年10月18日早上7点多,夫妻俩再次因此事发生争吵。朱晓东“不想让她再说了”,“就用双手掐她的脖子”。几分钟后,朱晓东发现妻子没有了呼吸。随后,他从衣柜里拿出一床被单,将杨俪萍的尸体裹上后放进了阳台的冰柜。

案件审理编辑

  提起公诉

  2017年8月3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依法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被告人朱晓东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公开审理

  2017年11月29日上午,上海“冰柜藏尸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起诉书指控,2016年10月18日,被告人朱晓东在本市虹口区家中与被害人杨某发生争吵,争吵中朱晓东用双手扼住杨某的颈部致其机械性窒息而死亡。嗣后,朱晓东将被害人的尸体冷藏。2017年2月1日,朱晓东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当天的庭审中,法庭就被告人朱晓东的犯罪动机、作案手段、自首情节以及被害人的死亡原因等展开了调查,对证据进行了质证,并充分听取了公诉人、诉讼代理人、被告人、辩护人的意见。至13时12分,该案庭审结束,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将择日对该案做出宣判。

  一审宣判

  2018年8月23日9时30分,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朱晓东故意杀人案进行了一审公开宣判,以被告人朱晓东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5年12月31日,被告人朱晓东与被害人杨俪萍登记结婚,共同居住于本市虹口区。2016年10月17日上午,朱晓东在家因故用手扼住杨俪萍的颈部致杨机械性窒息而死亡。嗣后,朱晓东将杨俪萍的尸体藏匿于家中冰柜。2017年2月1日,被告人朱晓东将其杀害杨俪萍一事告知父母,并在父母陪同下向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了杀害杨的犯罪事实。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朱晓东故意杀人,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依法应予处罚。本案虽因婚姻家庭矛盾引发,且朱晓东自首,但朱晓东犯罪性质恶劣,作案后长时间藏匿被害人尸体。期间,朱晓东还用被害人的钱款、身份证,多处旅游、与异性开房约会等,肆意挥霍享乐,无悔罪表现,社会危害极大,罪行极其严重,故依法对朱不予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作出如上判决。

  2018年8月23日,朱晓东提出上诉申请。

  案件相关

  朱某的母亲曾对媒体称,儿子无意杀人,两人因琐事争吵,慌乱中儿子失手掐死了妻子杨某。她曾表示,在出事之前儿子朱某一直很乖,胆子小,不愿多说话,并对媒体称:“儿子会不难过吗?那是他最爱的老婆啊。”

  被害人杨某的父亲称,从知道女儿遇害的那一天起,就再也没有开心过。一直以来,他都要靠酒精的麻痹才能睡着,每每想起女儿,他都心如刀割。开庭前的一周,杨父还曾透露,对方家人从未道过歉,甚至未打过一个电话。

  庭审现场,犯罪嫌疑人朱晓东对自己所犯的罪行供认不讳,并称“愿意接受法律的一切惩罚”。同时,朱晓东坚称自己不是预谋杀人,其代理律师称系家庭琐事引发的“激情杀人”。被害者杨俪萍的父母对此并不认同。杨俪萍的父亲杨敢连说,“已经收集到足够的证据,比如(案发)之前朱晓东购买的关于死亡、解剖的书,都说明他是有预谋的,相信法官的判断。”该案并未当庭宣判,杨俪萍父亲称,希望能判朱晓东“死刑,立即执行”,以告慰枉死的女儿。

  案外非议

  自首的前一晚,朱晓东几乎打了整夜的《王者荣耀》,从晚上十点到清晨四点。其间他出过一次门,绕过六个垃圾桶,把亡妻杨俪萍的手机、身份证扔进苏州河的一条支流。

  他还试图在阳台的晾衣架上自杀。可晾衣架断了,只得放弃。

  105天前,朱晓东扼住了杨俪萍的脖子,导致其机械性窒息死亡。

  105天里,他用杨俪萍的身份证和别的女人到酒店开房,通过杨俪萍的支付宝账户给自己转钱,从杨俪萍的信用卡里透支十多万元到南京、海南、徐州、南昌、无锡、韩国首尔等地旅游。

  亲友们以为杨俪萍仍然活在世上。她的微信照样与好友进行文字互动,朋友圈里图文并茂。但她的手机出了故障,无法进行语音交流。每当有人打来电话或发出语音聊天邀请时,都会被告知只能用文字沟通。

  2017年8月杀妻藏尸案彻底曝光后,关于本案的初步采访记录:被害人的家人采访和当年的案情进展

  事件在17年8月曝光后,知道朱晓东的人都在各种社交软体发送相关图文以及聊天记录,让整个案情的进展又推进了一步。

  杀妻藏尸105天细节:

  生活在上海,出生于1987年的朱晓东,10个月以前,将自己的妻子杨俪萍掐死并藏尸于冰柜105天,他曾在上海玛莎百货做陈列员,而他死去的妻子和他同岁,是上海一家重点小学的老师。事发前4天,朱晓东曾陪妻子去其任教的学校辞了职。

  在这长达3个月时间里,凶手掩饰自己行为时丝毫没有破绽:结合事发后的各种迹象,所有家属、同学、同事都被蒙在鼓里。死者表姐鲁小姐清楚地记得:2016年12月2日,她在案发现场附近曾经偶遇凶手,凶手镇定地招呼鲁小姐,并亲切地叫她“姐姐、姐姐”。

  事情发生之后,朱妈妈一直处于痛苦、难过和自责之中,她说不是不愿意去给杨家道歉,“是他们扬言,如果碰到我们就要把我们两个杀死。这样敌对的情况下,我们去有用吗?”朱妈妈说,其实第一时间已经问过杨家了,“他们不愿意接受和解,一定要枪毙。”

  8月3日,虹口杀妻藏尸冰柜案犯罪嫌疑人朱冬因涉嫌故意杀人被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提起公诉。

  与此同时,死者家属近日在微博上发文,希望法律给予凶手严惩。

  冰柜藏尸

  大年初五,是杨敢连的60大寿,但家人一整天都未联系上女儿杨俪萍和女婿朱冬。

  杨家已经很久没见过杨俪萍了。从去年10月中旬开始,她就没回过娘家,一直与家人用微信交流,说手机听筒坏了。

  圣诞节家庭聚会时,她说在无锡旅游。年夜饭没有回来吃,她说正在香港玩,初一晚上回来。年初二拜年,家人久等不来,微信与她多次联系,回话“飞机延误,我也不想的,对不起嘛”,终是没有露面。

  “你老爸2月1号过生日你有空来吗?”杨俪萍的母亲有点生气,初五做寿,所有家人都要到,女儿马上回复“当然”。

  不过,打二人电话都关机。

  杨俪萍的表哥帮他们手机充值,以为是月初扣款手机里没钱了,还是联系不上。“是不是在睡懒觉?”下午4点多,家人让住在杨俪萍对街的表姐过去看看。

  去年5月和朱冬结婚后,杨俪萍便住进了他家,开始了在虹口区商业一村的生活。这是上世纪50年代建造的老式小区,楼高五层,扶梯和楼板均为木质结构,走起路来会吱呀作响。

  杨俪萍的表姐上到404室敲门,相较于旁边邻居家陈旧的铁门,表妹家新安装了防盗门。但无人应答,只听到家中牧羊犬在叫唤。她下楼,在二楼与两名上楼的民警擦肩而过。

  如果当时能进入表妹家,她会发现30来平米的房间里,多了一个冰柜。

  从大门进入这个一居室,穿过厨房和卧室,在阳台一侧打开冰柜,可以看到几盒速冻食品,垫在一个透明隔板上。

  隔板下面是一块红色床罩,包裹着杨俪萍已经死去105天的蜷曲遗体。

  民警是上海市提篮桥派出所过来的,朱冬在母亲的陪同下向他们自首:2016年10月18日,他掐死了妻子杨俪萍,并将遗体藏于冰柜。

  “他很特别”

  在杨敢连眼中,女儿性格乖巧,脾气好,不太爱说话。

  “上班累了,不开心了,从不见她提起。”杨敢连甚至觉得女儿有点内向,不会和家人主动沟通。但杨俪萍从小品学兼优,考上上海师范大学,顺利进入教师行业,从没让他费心过。

  “永远是我们中最文静的那一个,安安静静看着我们闹。”好友在微博里回忆杨俪萍,从来没和谁红过脸。

  杨俪萍的社交圈很简单。大学毕业后,她在上海市一所重点高中的附属小学任班主任和语文老师,工作7年来都过着学校、家里两点一线的生活,偶尔和好朋友聚会。

  网络上流传着一段她在学校上公开课《尊严》的视频。身穿灰色针织薄衫,留着齐肩短发,杨俪萍在讲台上镇定自如,将知识娓娓道来,用启发式提问与台下学生互动。

  “小朋友喜欢你胜过我,因为说你笑起来特别好看,而且总是看着他们笑。你是多么温柔的一个人。”大学室友毛佳华谈起以前和杨俪萍一起教学实习,学生们都很亲杨俪萍,还画了很多图画送给她们。

  但是乖乖女杨俪萍,似乎也有与传统语文老师不同的一面。

  日本摇滚乐手MIYAVI,是她的偶像。这位有点叛逆的音乐青年,因视觉系造型、全身多处刺青、独特的鼻环唇环和吉他技巧等特点受到大众注目。

  “酷酷的,打扮有点另类,朱冬可能外表有些地方,譬如纹身,和他有点像。”杨俪萍的表姐说,朱冬是个很随性的人,他会工作一段时间然后辞职去旅游几个月,再回来找工作。

  这在杨俪萍看来是有个性的表现。“他很特别,跟以前认识的人都不一样。他很勇敢,辞了工作,去西藏。”杨俪萍曾对好友表达自己对他的欣赏。

  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感情具体如何开始的。2012年在同学聚会上相识后,朱冬像失踪般去了西藏,之后回来又联系上。2014年1月,杨俪萍和朱冬约毛佳华和另一个好友去无锡旅游,朋友们才知道他们已经相恋。

  “他这个人是某家大型商场里的陈列师,这个人按照我们上海话说,就是喜欢‘掼浪头’,搞得自己好像腔调很浓的感觉,不是那种很稳重的,平时说话就是挺拽的。”杨俪萍的高中同学曾在受访时觉得朱冬不靠谱。表姐觉得他“追女生是有策略的,欲擒故纵,若即若离的那种。”

  但朱冬不避讳在杨俪萍面前提他的过去。他父母从小离异,他的外婆和阿姨在车祸中丧生,他和母亲一起生活,父亲组建了新的家庭。而母亲忙于带他阿姨的孩子,对他疏于照顾。

  “那天去你家,觉得地方有些小,可你满足那种小而简单的幸福,我想,也挺好。出门吃饭,你挽着他,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我想,只要他对你好,你开心就好。”毛佳华在8月12日发微博追忆杨俪萍时感慨,从来没有想过,那是最后一次见她。

  冷血动物

  在女儿的这段感情里,杨敢连看到的是她一直以来的迁就。

  2015年2月,杨俪萍发了一条微博:“前几天微信删了,找我就短信或者电话,也不知微博活着的人有多少,女性随时OK,男性有被删除的危险,在未来的48小时,微博也要战败了,开始陆续删人,这不是演戏,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杨俪萍的每一次朋友聚会,朱冬都会参加。杨俪萍大学室友对他的印象是“人长得挺清爽,话不多”,但因为他不喜欢妻子与一些朋友多来往,她们只能用微博聊天。

  2016年5月28日,杨俪萍与朱冬结婚。当天,没有精致婚纱照,没有雪白婚纱,没有婚庆,没有司仪,只有6桌亲友宴席。

  一切皆是出于对男方家境的考虑,杨俪萍穿了件白色蕾丝长袖和一条破洞牛仔裤便做了新娘。

  “不能说反对,但是有意见的。女儿说他家境不好,拿不出那么多钱,如果反对女儿要不高兴。”杨敢连最后只好和女儿说,这是你自己选择和接纳的,以后不要怪我们父母。

  但结婚照,杨家还是觉得要有,女儿和女婿当面表态以后会去照相馆补照。

  婚后,杨俪萍最明显的改变是生活习惯。以前讨厌大蒜这类有刺激性味道的食物,在婚后家庭聚餐时,她开始跟着朱冬吃了。爱打扮的她也一改时髦风格,每次与家人见面都穿很休闲的运动卫衣卫裤。但见面也在减少,用微信联系家人次数不多,朋友圈也很少发,朱冬婚后对她的管制更严了。

  杨俪萍的工资加一些补课收入,每个月有一万元左右,再加上朱冬当百货公司陈列员的四五千工资,家庭月收入并不拮据。

  “一般小夫妻过过日子可以了,但为什么日子过到后面,俪萍还向她同学借钱了。”杨俪萍的表姐后来才知道,朱冬用钱挥霍,表妹一直在帮他还赌债和卡债。

  杨俪萍家阳台的铁架上,摆放着十余个大大小小的玻璃盒,几乎占了一面墙。那是冷血动物的家。

  这些蜘蛛、蜥蜴、雨蛙、蛇都是朱冬养的,并安装了摄像头观察。杨俪萍喜欢狗和猫,但也爱屋及乌照料着,还用微距镜头记录在微博说“微距拍小东西真是嗲”。

  去年9月23日晚间,杨俪萍在微博上发了一张配文“进食~”的照片,画面里是一个男人的手握着镊子给蜥蜴喂食。

  也就是这双手,两周后结束了她的生命。

  假冒亡妻

  4月16日,杨敢连和妻子去殡仪馆为女儿办理丧葬手续。这是他们案发后第一次见到女儿。

  由于长期低温冰冻,杨俪萍浑身呈紫红色,皮肤干裂,身形蜷曲,干瘦得不成样。“样貌已面目全非,惨不忍睹。用任何言辞都无法形容我们当时悲愤的心情,只是泪水止不住。”

  入殓师直言,杨俪萍的肌肤完全受损,一碰即会脱落,已经无法塑形,按照殡仪馆规定只能捧着骨灰盒开追悼会。在家属几经协商之后,才同意大殓当天用纱布遮面,但禁止瞻仰遗容。

  为什么从未见过争吵,出门都手牵着手的女儿和女婿会成为遇害者和凶手?

  杨敢连只能从警方获知,朱冬交代因家庭琐事争执而掐住妻子的脖子,造成窒息身亡。

  “最近在办离职,老公对我各种好,我有点恐慌……吃了顿大餐然后问我要不要买衣服……”去年9月19日晚,杨俪萍发了一条配有5张大餐照片的朋友圈。在评论里她告诉朋友,朱冬升职了,让她不要工作了,太辛苦,一心料理家庭就好。

  15天前,她刚在微博发了一张露出新纹身的照片,右手臂上纹了一个抽象的翅膀。配文写着:“30了,过得还算循规蹈矩,也没做过什么重大抉择,越大越害怕改变,希望之后一切安好。”

  原来夏天时,朱冬告诉她,自己在香港找到月薪2万的工作,让她辞职一起去香港发展。

  10月14日,也就是杨俪萍去世前4天,朱冬陪她去学校辞职,收拾物品,办理了离校手续。她给学生家长们发感谢短信,并告知大家“即将与家人去香港生活”。

  但这一切她都没有告诉父母和家人。

  当天晚上他们回娘家,杨敢连还未下班,只有杨俪萍母亲在家。她把学校发的运动鞋给母亲留下,就走了。“她说想吃牛肉火锅,我说去吃吧,她说不吃了,下次再去。”这是母亲最后一次见到她。

  事发后三个月内,朱冬将妻子的尸体冷藏在阳台的冰柜里,旁边是放着冷血动物的玻璃盒。

  他以“手机听筒有问题,联系请用微信”为借口,用妻子微信冒充她的口吻,若无其事地与亲友交流,照例每天下楼遛狗。

  10月31日、11月21日和22日,朱冬以妻子的口吻分别在微信圈发布信息,伪造和她一同游玩和共同庆祝生日的假象。

  杨俪萍家养的大猫病死了,母亲11月21日发微信给她“毛咪在今夜没有了,我们都不在家,都上班可怜。”朱冬用杨俪萍的手机回复“我们在外地”并配上大哭的表情。

  12月2日晚上,杨俪萍表姐步行回家的路上碰到了朱冬。“姐姐”妹夫主动叫她,她回问“你这么晚去干嘛?杨俪萍呢?”

  “在家里呢。”朱冬神情自然地回答。

  入冬,杨俪萍的母亲给朱冬织了一件烟灰色的毛衣,女儿也有一件相同颜色的。圣诞节那夜,家人让夫妻俩来对街的表姐家聚会,顺便把毛衣拿走,他们回复说在无锡旅游。

  几天后,朱冬独自一人来表姐家拿毛衣,阿姨叮嘱他多和妻子回家看看。朱冬马上回答,俩人打算庆祝领证一周年,要出去玩几天。

  真相待揭

  警方给了杨敢连两份报告,一份是验尸报告,一份是朱冬的精神鉴定证明。

  杨俪萍属于“机械性窒息”,法医直言由于低温冰冻时间过久,解剖以及使用先进技术也无法正确判断具体死亡时间;朱冬的精神鉴定完全正常,负有完全刑事行为能力。

  8月3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依法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朱冬提起公诉,案件审理工作正在进行中。

  整理杨俪萍的遗物时,家人翻出一张纸条,上面是朱冬潦草的字迹:“保证只有你一个,保证再也不和别人发消息,不会和别人联系,手机每天都可以给你看,手机记录随时可以去拉,每月一号。”左下角还补上一行小字“如果有,烧炭,在家里,一起死。”

  半年来,杨敢连陆续收到不少催款消息,直到8月24号下午他还接到从广东打来的电话。

  女儿过世后,朱冬向各大银行、理财平台借款,用妻子的信用卡花掉将近20万,并供述案发后用杨俪萍的身份证与其他女性多次出入酒店。

  年初五被捕后,朱冬八旬的奶奶年初六不幸逝世。邻里猜测,可能是孙子的事给了她很大打击。

  7月,当地计生委给杨敢连办理了计划生育家庭特别扶助证,给这位失独老人发放了扶助金。

  “开心每一日”是杨敢连的微信签名,他开始学着用微博在网络上寻找相关线索。

  关于案件的种种疑点:具体的作案动机,朱冬撒谎赴港晋升及逼迫女儿辞职的目的,摄像头为何关闭,银行账单交易的明细等等,都让这位明年2月即将退休的民警无法安睡。

  经过女儿房间时,杨敢连总是会忍不住再向里看一眼。女儿把母亲和小狗的照片压在桌子的玻璃下,床尾墙壁上还留有她以前贴的日文贴纸,翻译过来是“难过的时候笑一笑”。

  床边的窗台摆着一瓶永生花,阳光透过玻璃罩落在娇嫩的粉色花瓣上。

  旁边一张信纸,写着挚友们的悼词:“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上海杀妻案的背后,更多的细节被挖出。杀人凶手情商非比寻常,杀妻后依旧潇洒自如应对各种社交场合的活动冷静程度让人发指。接下来还请看看我们收到的网友爆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上海杀妻藏尸案罪犯被执行死刑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推荐

关注微信公众号(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