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 公共卫生应急体系,如何补短板?

董倩:晚上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中国的疫情传播已经基本阻断了。这个时候人们正在忙于恢复正常的生活和工作。而此时在很多地方,政府和专业人士正在做一件影响深远的事情。那就是对于我们国家的宫位的应急体系进行改进和提高。经过了这场疫情,我们深深的知道自己哪里做的好哪里是短板,这个时候是应当赶紧把漏洞堵上,把短板提高的时候。

那么我们也可以看到,在六月二号,习近平在专家学者座谈会上的讲话里面提到了在工位体系上,很多地方是值得进一步的提高和加强的。那么也就是在昨天,北京和武汉相继发布了未来在公共卫生体系应急方面,在体系建设方面会有哪些方案?那么今天我们节目将从两个方面进行关注,一个是预防,一个是监测。一起来关注

危机过后,如何完善公共卫生应急体系。日前,武汉和北京都公布了三年行动计划。武汉的目标是到二零二二年底要基本完成公共卫生应急体系的系统重塑,包括应急管理、疾病预防控制和重大疫情救治三大体系。事实上,经历了疫情严峻考验到武汉的一些医院已经开始了行动。

胡豫:平常你见太多的传染病,长的话,他平常又没那么多传人感染的病人。所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那么经过讨论,大家达成共识的,就说要在一些大的医疗中心建立平战结合的防控基地。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提出了平战结合的方向。希望一旦遇到突发情况,他们能迅速切换成传染病救治医院。目前,武汉协和医院的第四个院区金银湖院区已经开始根据新的思路调整结构和布局。

胡豫:那么我们现在呢。两不到条件的,我们还在第二期工程设计来移动感染病大楼。这次疫情当中呃,新冠肺炎的检测要考核删。但是我们最初的开始都不具备检测条件。那我们觉得这个新的这个布局里面,就直接的把这个检测中心也设计进去。

在武汉新发布的公共应急体系改革相关方案中就提出,要提升武汉市区疾控中心的行政级别。社区要组建不少于一千人的精准流调队伍,建设市疾控中心、综合实验楼,集成p3实验室和动物实验室等,争取建设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武汉传染病防控中心.

今天,武汉市卫健委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目前的规划细节。还有待本月中旬在相关会议上进行最后的讨论敲定,随后将向社会公布。除了武汉加快完善疾病预防控制体系的,北京也提出了明确的目标。在今天刚刚发布的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建设三年行动计划中,就提到要加强疾病预防控制机构能力建设,做优做强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推进市区两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标准化建设,构建传染病检测实验室网络。

雷海潮:在市委全会当中,这个也提出来要建设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心智,全面提升实验室的检验检测能力和硬件的装备水平。其中呢也包括我们到现在,北京的市属医疗卫生机构,现在还没有还没有一所这个p 三实验室。那么未来呢我们都会着力加强p三实验室方面的建设。那么来把我们的疾病预防控制体系的能力在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

显然异常疫情带来的考验和反思正在形成改革的动力。两天前,国家卫健委也提出要在国家、省、市、县四级疾病预防控制体系当中,进一步加强对急性传染病的防控和应急处置的能力,明确四级疾病防控体系各自的功能定位。

马晓伟:我们要明确四级疾控体系各自的功能,理顺体制关系,实行形成一个上下连。动荡工作制度。

接下来呢我们就以武汉为例,看看他们怎么加强疾病预防控制体系。你可以看到要提升市区疾控中心的行政级别,市区组建不少于一千个人的精准流调队伍,还要建设市疾控中心、综合实验楼,o p 三实验室,还有动物实验室。另外要争取建设中国疾控中心、武汉传染病防控中心,这是他们的一系列的方案。接下来我们就连线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的卢祖洵教授。卢教授您好。其实我们看到武汉拿出了自己的方案。但是当我们经历了这场疫情之后,当然预防是非常重要的。可是我们回过头去看啊,没有遇到过的一种病毒,没有想到的一种疾病。我们怎么去一开始就能提到预防这两个字。我们怎么去预防?

卢祖洵:主持人好,各位观众晚上好。自新冠疫情得到有效的控制以后,那么不仅仅是公共卫生领域,整个医疗卫生界,甚至整个社会都在积极的反思。这个新冠疫情当中凸显出来的一些问题,探索公共卫生体系建设的一些策略措施和方案。不仅仅是武汉北京,实际上很多城市那么都在积极的起草制定公共卫生体系建设的方案。要补齐这些挡板,包括呃机构的建设,人才队伍的建设嗯,添置设施,包括提升服务能力,还包括体制机制。比如说一方融合等等这些,我觉得都是有利于发现新发传染病突发传染病的重要方面,我们需要补齐的一些短板。

董倩:卢教授我们现在在这个很多城市的改革方案里面都强调说疾病的预防要实行上下联动。其实我们在武汉采访的过程中就可以看到,尤其是在一些社区医院,因为他发挥的是一些非常基层的。我能够看到其实是春江水暖鸭先知,他们是最先能够接触到这样的这个不管。新的病毒还是新的疾病也好,但是怎么能够联动呢?我发现了以后怎么和一步一步的往上去汇报。那么又怎么把这个条条和块块之间能够把它打通一个点发现了,让他迅速的都能够敏感的能够感知到。

卢祖洵:这个在我们国家疾控系统和很多系统一样,那么他是条款两条线的管理的。那么从疾控系统来说,有国家、省、市还有区县这四级呃,从专业上面从上到下这譬如说从国家到省里面到市里面,主要是专业这方面的指导,包括管理。那么实际上各个集控部门,他受平行的地方的相应的政府和部门的管理。那包括这个人员的配备呃,经费的投入,相关的一些管理主要是由地方政府和部门来负责的。实际上这个条款这两方面无论是管理部门的工作,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为了控制疾病,预防疾病。所以这两个方面条款,我觉得应该有机的结合。特别是譬如说地方他决定着疾控部门人员的配置,经费的投入,甚至设施的添置等等。那么这些都是专业性比较强的。我觉得应该征求甚至尊重上级疾控部门的意见。我想这样才能使我们的专业机构更好的把专业也是做好啊,奠定一个比较好的基础。

董倩:这是条块的,怎么配合的问题。其实对于整个的这个公共卫生体系来说,不仅有这个防控的部门,还有医疗的部门。那么现在这个当防控预防出现我们加强的时候,又怎么把这个防控预防和医疗,把这个能够让它更通更通畅一些,而不是说其中要有很多的这个阻碍。

卢祖洵:那么从我们国家来说,疾病的预防和控制呃专业方面应该包括三大块儿。一个就是我们的呃专业公共卫生机构啊,也就是我们说的集控中心cdc 还有相关的预防机构。第二就是医院,其实医院他也承担了很重要的公共卫生职能。还有很大一块就是我们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也就是城市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农村的这个乡镇卫生院和村卫生室。那么从这次疫情凸显的一些问题来看,实际上我们的三块他的公共卫生职能有机的融合是非常之重要的。那么譬如说这种疾病的发现来说啊那么在医院,在基层卫生机构,他也很重要的作用。那么从发现的疾病以后,那么对于这些疾病传染病,他的判断,于是他从哪里来的,他流行特征是什么样的,该怎么处置。这就是我们专业公共卫生机构的主要职能。所以从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来说,它是一个系统工程。那么在我们这三种类型的机构,所以他必须应该有一个密切有机的合作,或者说工作的融合。

董倩:好的,谢谢。稍后我们有更多的问题卢教授啊,刚才我们说到的是预防控制。其实与此同时,一旦我们发现了这样的一个疾病或者病毒的存在之后,接下来就要进入到另外一个环节。那就是监控我们怎么能够一步一步的把这个病毒来治愈。我们的监控之下,继续关注。

北京、上海、广州、成都还有武汉新的公共卫生应急体系中的早期监测预警,都被看作是重要的一环,

薛澜:重大的传染病疾病,这种这种控制其实都是你越早发现,越早识别,我越早就可以采取措施控制。但这恰恰是最难的。

在北京刚刚发布的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建设三年行动计划中提到到二零二二年底前要构建多层次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监测体系,其中包括要建设一百八十九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发热筛查少点。

吴浩:如果社区的防控防好的话,那么就是说我们就不会出现那个扩散性的社区性的一个传播的武汉我们可以看到早期的一部分的感染,就是在医院里看内部的门诊的就诊过程中交叉感染。如果说我们更多的在医疗机构社区的医疗机构建设更多的那个发热少点的一个一个预检和筛查和救治的处理的话,那可以大大减少这一类的那个交叉感染的可能性。

过去的一个月里,上海也已经建成了两百家社区,发热少点展示如何尽可能做到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这些社区少点诊室在整个应急体系建设中被寄予厚望。如果这些前线港将来能对发热患者发挥筛查、甄别、治疗和转诊的作用,就会更有利于形成闭环监管,从而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控制在最早期。

杨维中:我们有一些平台马上就有应该要完善。还有一些平台我们还要建立你比如说我们过去有一个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传染病的直报系统。那么建了这么多年,应该说。为我们国家的传染病的防控,对传染病的认识,应该说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他对一些不明原因的疾病,它对一些这个新发的传染病,它的早发现的问题,他还没有完全的解决。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明确提到,要完善传染病直报和预警系统,坚持及时公开透明发布疫情信息。

马晓伟:对于重大传染病的控制早发现是关键。所以预警我们除了在零三年非典以后,我们建立了网络疫情直报系统,现在还有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行政报告系统。下一步我们还要进一步加强和改进这两个系统。比如说建立运行监测的系统,医务人员报告系统科研发现报告的多元化信息收集渠道,建立智慧化的预警多发触发机制,完善应急预案分级分类组件卫生应急队伍,提高重大公共卫生事件发现报告预警和响应的能力。

发现报告预警响应除了网络直报系统的建设和完善,一些地方也在通过立法的方式予以改进。比如北京正在征求意见的北京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草案就提出,北京市将建立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社会报告举报制度,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隐瞒、缓报、谎报或授意他人隐瞒、缓报、谎报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信息。且不得阻挠信息的报告过程。对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情况紧急时,可以越级报告。

董倩: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如果这四个枣都能够做到,我们就能够把突发的公卫事件控制在最早期说的好说。但是做怎么去做,怎么能够把这个早更早的做到我们继续来连线卢教授。卢教授。当我们看到这个每一个城市拿出来的这样的一个未来的建设方案的时候,就会看到社区的前哨点。这个功能是接下来很多城市要去着重的去放大的。那好,我们当回头看这个社区的医院,它本身就有很多的这个应有之意。你比如说这个发热功能的筛查等等等等。那么我们这次要着力建设的前哨点,跟他社区医院本身就拥有的一些功能会有什么不一样,会在哪些方面加强。

卢祖洵:好这个传染病呢?要做到四早的话其实早发现是基础是非常关键的。那么实际上呢,新冠传染病呢,他往往首先发现的不是我们的专职公共卫生机构。他只要是哪里发现的呢?你比如说我们的医院啊,我们的基层卫生机构,你像这次新冠呃,首先在武汉发现呢,就是以我们医院的张继先医生。而在武汉以武汉以外,首先发现病人的是深圳的福田区的社区的一位全科医生。所以不管是在医院还是基层那么。等于起这个少年作用是非常之重要的啊。所以这次也提出,比如说北京,上海在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建立这个发热门诊。那么作为我认为作为规模比较大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建立发热门诊是有条件的啊,这有利于发现病人触角甚至更广一些。但是我觉得要加强传染病的建设,那么还要更广一些啊。譬如说我们的社区组织呃,甚至包括药店,包括科研机构,甚至整个社会。那么发现传染病的一些线索,都可以及时的上报,这样才能够形成有效的传染病监控监测机制。

董倩:卢教授教时候还有一个问题,在我们已经看到现在已经有传染病的直报系统了。那么未来还要建设加强不明原因疾病和新发传染病的监测报告系统。在未来您的建议这个方面应当怎么去加强。

卢祖洵:是这样作为传染病的防控。无论是在常态情况下,那么还是在疾病爆发的过程当中,传染病的信息系统直报系统,它的功能是非常之重要的。在平时我们可以经过这些大数据的分析,发现传染病的一些线索。在疫情爆发的过程当中,那么可以信息系统来是我们进行这个疾病监测,疫情判断的很重要的依据。但是我认为信息系统是人掌控的,我们要依赖,要重视这些现代化的一些信息化的手段的同时也不要忘了我们传统的最基本的一些报告手段。你譬如说发现一些很重要的苗头。那么我们一个电话是那一面,就像可以向有关的部门报告这些传染病的苗头线索,这样可能更快捷一些。就是说要传统的和现代化的一些手段相结合。

董倩:卢教授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在系统之内的监测预警之外,我们就在看北京怎么做。北京也提出了要建立工位的。公卫事件的社会报告,还有举报制度,不得阻挠信息的报告过程。并且把这条写在了北京突发公共事件的应急条例里面。也就是说这是法律规定。

卢祖洵:您怎么看这个,我觉得是很必要的。呃,就是公共卫生呢,实际上它不仅仅是一个卫生事件,它涉及到整个社会,也涉及到法律等等措施啊等等这方面的一些作用。那么我觉得这样一些措施,他的要有效的实施呢,至少要写进传染病的这个管理法里面。

董倩:好的,非常感谢卢教授。当我们回头看这样的一次疫情的时候,我们在与疫情做殊死较量的时候,应当说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那么,当我们在疫情过后此时进行反思的,就是要把这些付出的代价转化成我们的这样的经验和教训,为未来更好的处理这些公共卫生突发的事件,提供我们自己的应该说我们自己的获得,我们自己的积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新闻1+1》 公共卫生应急体系,如何补短板?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推荐

关注微信公众号(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