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 白岩松连线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

白岩松: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今天呢我们关注北京的疫情。那这一次北京的疫情从第一例确诊,病人一直到七十九例,确诊病人只用四天的时间。这是防控常态化情况下的常态疫情还是非常泰疫情。接下来是怎样的一个走势,又透露着什么样的信息。今天我们要连线的是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同时呢,吴教授在这次北京疫情的。范过程中也多次参加相关的会议和进行相关的研判。吴教授,您好,刚才已经说了,北京这次疫情从第一例确诊病人到第七十九例,只用了四天的时间。您怎么看待这个速度和这种规模啊,

这个数据这个有两个方面的含义哈。一个的话呢形势十分严峻,在全国基本上阻断的孤立传播的情况下,这个特展在北京出现了这个这么多病例,说明呢形势很严峻。但另外一个方面,这个数据背后啊,这个七十九的病例当中,百分之六十是卫生人员主动筛查发现的。也就是说这个疫情发现的基石。那么诊断的比较及时。如果这些病例等到八天或者十六天才发现。那他可能在更大范围噪声的传播扩散。所以说呢,他从两个方面呢来说明问题。

白岩松:我们现在都在说的是防控常态化。那这次北京的疫情究竟该算作是常态的疫情呢,还是绝对已经进入到了非常态的疫情状态啊。

吴尊友:总体来说呢,北京市在一起呢属于常态的,在局部的区域,这个异性比较多的像这个呃丰台那这些地方呢,那还是有呢这个紧急响应。

白岩松:当然目标大多都指向了这种新发地。尤其是说到了海鲜市场,那最开始的时候谈到了三文鱼。但是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像这种三文鱼它只可能是附着相关的病毒,他应该不会扮演传播的这样的一种角色。那好了,您怎么看待这个传播链条和大家对三文鱼甚至海鲜的这种担心。

吴尊友:关于这个三文鱼呢是一直在报道当中啊,引起这个一些误解误读。那么在三文娱采样发现这个阳性或者说三文鱼的案板上这个采样,发现这个核酸阳性的只是代表这个受到了污染。那么这个污染有可能是在这个新发地市场造成的污染,它不能完全代表是从这个境外输入或者这个这鱼的本身一开始就受到污染。那么对于这个环境当中这个除了三文鱼以外,其他的物品也都得个查到了这个阳性。那么特别是这个在同一个大厅里面的其他的表面物体上,这个他只说明呢在这里受到了污染,他不能说明了更多的问题。

岩松:因为最近两天针对北京的疫情,很多人在议论这样一个问题哟。在武汉的时候,最初的时候大家指向海鲜市场,这一次新发地也就只到了农贸和海鲜那种市场。那究竟是在这种农贸市场里蕴藏着这种这个传染源,还是因为农贸市场人流大,容易传染,

尊友: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也是非常重要。我们也这个比较北京,这是新发地这个疫情和当初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出现的疫情。那么他都有一定的相似性。像北京现在的情况呢,很类似于武汉早期这个的情况。那么这里有没有共同的规律,那么我们也在那思考,在这个分析,在探索。那么在这些这一类的这个市场啊,他有一个特点呢,就是潮湿的地方,阴冷的地方可能适合病毒生存,适合病毒生成。但是不是呃像北京呢这个目前非常清楚啊,这个他不是原发于北京,而是从这个其他地方带到北京。那么这一点已经很明确了。

白岩松:那首先可能大家希望您帮着做一个判断。目前北京的疫情处在哪个阶段,是爬坡还是风一个比较高峰期,还是已经得到有效控制。

吴尊友:就目前北京市的疫情来看哈,应该说呢他是在呃早期就被及时发现了。我们从几个角度来看,第一个的话。这个所有几乎所有的病例都指向一个来源,那就是新发地市场。那么指向一个来源的话,他说明了这个没有造成的广泛的传播。在过去五个多月,我们都知道新冠病毒传播非常快。那么在北京只是一个源头。那说明这个他还在早期。另外,我们可以从病例的特征来看,在武汉也好,这个全国的其他地方也好。那么疫情多有两个特征,一个是家庭聚集性,一个是医院聚集性。那么目前在北京的病理特征来看,还没有观察到有明显的家庭聚集性,也没有观察到。病人由于就诊在这个医院的门诊发成这个病人之间的交叉传染,那么这几个数据呢都提示北京市啊在疫情发生的最早第一时间就捕获到了疫情。而且精准的锁定在了这个新发地市场。那么这样应该说是在疫情爆发的第一时间就能够扼住了这个疫情的进一步扩散。所以说,他应该是在那这个最早期。

白岩松:嗯等于说控制在最早期,大家最担心的恐怕就是这个不控制在早期后期病人再次出现乘法效应。医院里头,家庭里头等等。我相信吴教授是说的这个意思,对吧啊,

吴尊友是这样。因为这个疫情传播会非常快。到目前为止的话呢,那么已经感染的人,那需要我们呢这个抓紧时间啊发现这个避免呢他们进一步的。不扩散。由于新发地这个人员这个比较多,人流复杂,来自全国四面八方。那么对于流行病学调查,对于防止已经感染的人来进一步扩散的,是目前非常这个艰巨的任务。好在北京市已经这个采取了积极的措施。对于这个报道过新发地的人,或者这个呃曾经和这有接触的人都已经呢进行了这个搜寻,进行了这个统计,进行了管理。那么这些措施就可以避免疫情呢进一步这个蔓延扩散。

白岩松:吴教授其实在刚才回答一个问题的时候,有一句话是非常重要的。当时我没接您说北京这一次的这种疫情,它的源头应该不是在北京。那其实这也是大家一直在关心的问题,他究竟在哪儿。最近也有专家说,这次在北京疫情中检测的病毒。他跟武汉和湖北的似乎不太一样,似乎跟欧洲的有关系。这一点你们在工作当中是否得到了确认?

吴尊友:当北京特产发现疫情,我们就在思考为什么将近两个月没有出现这个病例的情况下,突然发现了疫情。那么这里只有这个几种可能。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从这个境外这个就是北京以外的地区这个病毒带到了北京。那么首先从几个方面来做一个方面,就是从这个病毒的毒株来看。那么研究人员在病人的身体里面生理出病毒,又在这个新发地市场的这个物体的表面采样这个分离出病毒。从新发地。这个污染的表面和病人的一个身体里分离的病毒是完全一致的。而且把这个病毒的毒株和这个两个月以前北京流行的这个包括中国流行的这个毒株,以及世界各地的督中进行比较。比较以后发现的话呢,他最有可能呢是来自这个欧洲流行的主要毒株。那么我们这里讲欧洲流行的主要毒株,并不一定代表呢是来自欧洲的国家。像美国流行的呢也是主要以欧洲毒株为主,包括俄罗斯。所以这些呢国家呢都有可能

白岩松:这指的也存在着某种其实是这些国家。包括可能是现在因为疫情在全世界的这种传播,他最早的源头有可能也是从欧洲来的,那么是人带来的,对吧。因为传染病的角度来说,应该是哺乳动。或者说是人这一点是否是依然是确定的啊,

吴尊友:有两种可能,有一种可能呢是通过污染的物品这个进入到北京。还有一种可能呢就是感染的人,特别是这个没有症状,或者说呢他有轻微的症状啊,自己这个没有意识到。那么这两种可能呢都存在。那么我们现在正在这个收集更多的数据,试图来回答究竟是物品还是这个人。那么这些方面需要更多的数据来回答这些问题。

白岩松:吴教授这次现在相当多的指向都到了这个新发地,一夜之间,新发地几乎成了全国人民都知道的一个农贸这种市场。从好消息我是加引号的好消息。从防控的角度来说,这是好事。但是另一个不好的消息是,他的人流太大了。只是几十万人来来往往,这么多天里头。那从流行病学调查的角度来说,这个难度有多大。

吴尊友:这个难度非常大。由于这个新发地市场啊是那个北京的这个一级这个分流市场,那么它涉及到人员很多这个物流,有很多来自于这个全国各个地方。那么对这些人员的统计分析本身就是非常复杂的。所以对于这个流行病学调查,对于这个密切机收窄的确定以及管理都是巨大的挑战。那好在现在这个各个部门配合,又有一些新技术,包括大数据的应用,使得这些管理这个流行病学调查成为可能这个最大限度的最全面的能够把密切接触者这个能够确定下来能够发现出来。

白岩松:吴教授就是现在来看最初北京发现的第一例确诊病人是来自北京西城区,现在是否可以去做某种预测。他可能不是这次北京疫情的零号病人。那就意味着我们如何做到更精准的流行病学的调查呢?虽然他要面对这么多人,

吴尊友:是这个北京市这个十一号首次报告这一次疫情的这个第一点病历呀,他是在六月六号发病。那么后来,在这个六月十三号报告的一例病例,它是在六月五号发病。所以比这个西城区的这个病例,还会这个早一天。那么更详细的调查,包括的一些可能没有出现症状的这个病例的发现,可能会这个还会把这个日期往前推。这个无论是六月四号,五号六号。那么现在我们迫切需要的话,是要把这个感染的人第一时间发现出来,把他们的密切接触者,这个第一时间确定好,这样,以便采取措施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

白岩松:吴教授,我相信您当然在注意今天北京的一个新闻,就是因为北京这两天已经快速地在做相关人员以及周围人员的核算检测。那么无论是在市场里流动的人员,那也是成千上万的人,还有周围的小区的人员,还有等等。结果做出来。现在针对几万人的情况,现在的结果大多都是阴性。您怎么看待这个结果,是否我们可以稍微轻松一点。

吴尊友:是那么今天的结果公布呢得几万人的这个核酸筛查只发现了五十几例呢,这个检测阳性。那么这里面又提供了两个信息。一个的话,这个感染的人,扩散的范围是比较小的。那么这是一个信息。第二个信息从检测的五十多个阳性当中,我们看到病人多处在早期,他们当中这个相当一部分还没有出现临床症状。那么也就是说,这个北京市的响应是这个及时的,是在这个疫情发生的早期。

白岩松:这就说到了核酸检测,我们跟早期疫情防控来说一个相当重要的变化。其实就是我们现在核算检测的能力快速的这种增长。那您觉得这一次北京那种疫情,哪些人是一定要做核酸检测的?同时也有人说是不是北京市民都做一下核酸检测。那不就安全了吗?您怎么看待这两个问题,

吴尊友:核酸检测呢是及时发现感染者,发现病人的非常有效的手段。那么如何科学的开展核酸检测?那么在最大的这个经济效益的情况下,这个获得防控的收益,没有必要这个在北京对全市人民进行大规模的筛查。那么对于这次疫情的响应,我们应该做到叫硬解闭解。那么主要是这个感染者的病人的密切接触者,或者到过新发地这个市场的人员,以及到这个医院就诊的这些病人。那么这些人员的话,这个进行核算检测就能够啊及时的有效的发现感染者。

白岩松:吴教授这个也有很多的这个网友在提出他们的这个相关的问题。有一些问题很有意思。比如说这涉及到一个第五个啊,有网友问,有城市已经将全北京市纳入中高风险级别管控,从北京返回当地都需要进行隔离。请问这样的应对是否必要合理,这的确是个问题。

吴尊友:是北京出现疫情以后呢,各个地方呢都有不同的反应。实际上北京的疫情还是非常局限的。这个直觉。现在呢这个个别的小区,那么并没有蔓延到这个整个北京市。那么我们提倡呢科学防控,精准防控。也就是说呢要准确的界定出现了疫区。那个没有必要把整个北京这个风险都调到这个中风险那个到北京来出差也好,到北京的女性也好,也不应该这个受到任何限制。那么从北京回到各个地方的这个只要没有去中风险区,这个高风险区域也没有必要实施这个隔离。

白岩松:但是这里也涉及到一个对应的这种响应。因为前些日子等于说北京刚刚从二级响应机制降到了三级响应机制。但是没想到疫情一下子来了,那这几天自然就有人议论了。北京是不是需要从三级响应迅速的恢复到二级响应,甚至一级响应。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吴尊友:那么北京市目前的疫情呢,还是局部的这个事件。那么它的范围呢还是非常有限的。对于整个北京市来说呢没有必要啊这个做响应级别的调整。目前这个应该说这个对于新发地这起源头的疫情控制的措施,还是这个非常有利的。这个我们有信心啊,这个疫情呢不会造成更大范围的扩散。所以这个暂时没有必要啊对这个全北京市的这个响应级别进行调整。对于个别的这个区域进行调整的是可以的。

白岩松:吴教授也有一个网友问这样的问题。的确这也是我以及周围的很多人也在关心的问题。海鲜类的食物现在是否都不要生食了。然后这其实这还是只生食。那么有很多像三文鱼等等饭店都要下架了,商店都要下架了。然后甚至现在到鸡肉等等都开始出现了这种问题。大家都开始去这个担心他出问题。您觉得。如何科学准确,而不是过度,什么叫过度。您怎么看待这些问题?

吴尊友:首先我们看这些海产品,银行肉食品也好。这个他这个现在还没有这个数据认定,就是这个支持北京疫情的这个源头,现在还没有认定,这是第一个。第二个的话,这个各地,这个只要这些产品的产地没有发生这个疫情的话,那么这些地方的这些物品都是安全的。你比方说这个在广州,如果这个吃些海产品是产在那个广州的这个或者青岛这个附近这个海产品,那么我们的猪肉这个群一类的都是这个周边地区这个养殖。那么都是没有问题的。那么它提示有一点呢,主要是就是如果产地来自这个疫情严重的国家和地区,那么如果在这个生产环节当中造成污染,又是通过冷链运输。那么这种污染这个是有可能的。那么对于这种污染的话,这个应该说这个加强简易这个特别是呢这个军官的监狱呢,他能够呢把一道关能够把一道关这个减少风险。那么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的话,这个这段写

白岩松:你说比如说吴教授,因为我想很多观众朋友恰恰想听,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是什么。

吴尊友: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呢,这个应该说呢,在我们现在这个供应的这些市场上面。,大部分都是来自非疫区的,所以也没有必要这个个别的担心。那么特别是吃一些这个来自海外产品的地方呢,可能要稍微这个特别关注的。一方面的话,要注意它的产地。另外一方面呢在处理这些视频的时候,要注意卫生,特别是生食熟食啊,这些七名呢不能交叉这个混用。那么尽可能的不要吃这个生食。

岩松:接下来也有网友去提问,现在回头去看的话是否能够清楚北京疫情的爆发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尊友:现在呢还这个不是确切。应该说呢,从目前发现的病例来看,他们暴露的时间出现感染的时间最早的应该在。五月底前后五月底前后,由于他这个感染到发病的时间,虽然是诊断的时间,最早的是六月十一号,但发病的时间,现在最早的报告到这个六月五号了。那么他们出现这个感染或暴露应该在五月底六月初。

白岩松:吴教授还有一个问题,考虑到病毒的潜伏期,未来多长时间之内将是这次北京面对疫情的关键时间。

吴尊友:实际上这个问题我们一直在思考。那么未来三天北京报告的病例数决定了将在这次疫情的这个走向。由于北京在十一号出现疫情以后,十二十三这个很快就响应了。那么这些措施的话,应该是及时的有效的。那么对于那些已经感染的病人,这个要发病的话,这个也就是在这个明天,后天这两天,那么明天后天他的报告数这个不大增长。那也就是说呢,这次疫情就基本稳定在这样一个规模了。

白岩松:但愿是这样。那吴教授在面对这次北京疫情的时候,让您担心的事情是什么?如果说有让您觉得加引号啊,让您觉得庆幸的又是什么。

吴尊友:我担心的呢像这个还是有些并列,不典型。因为他出现症状的以后的话,他自己没有感觉到这个拖延的就诊的时间,而且到医院就诊的时候,也不是很明显的有这肺炎的症状。使得这个部分病人,不能在第一时间的话,这个能够发现诊断出来这个这是第一个。第二个的话,这个比较北京发生的疫情的地点和这个武汉发生的第早期发生的地点。那么这是不是就最后一个会不会还出现第三个,第四个类似的这个在市场出现这个暴发疫情的情况。那么这两点是这个担心的。这个我感到庆幸的是北京在出现疫情以后,他能够第一时间响应,以最快的速度锁定了这个新发地这样一个源头。后面的调查进一步证实了这个锁定的源头是正确的。这接下来的一系列措施呢都证明了这个北京的响应是。抢在了这个疫情刚刚发生的早期。那么这样呢,就可以避免啊这个异性进一步的扩散蔓延。

白岩松:好,非常感谢吴教授带给我们的解析。也让我们首先要把目光投放到未来两三天相关的这种数据的这种变化。谢谢您。既然说到了这个防控的常态化,恐怕就要面对北京这次给我们突如其来的这样的一种疫情的发展。但是也要常态的去进行相关的这种防控。希望未来几天的数字向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新闻1+1》 白岩松连线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