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今日疫情关注:北京疫情控制住了吗?

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一加一今天我们关注北京疫情,今天呢我们要连线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的首席专家吴尊友。吴教授,您好,因为在星期一新闻一加一的时候,当时您也说了一句话,接下来的这三天对北京的疫情来说非常非常重要。我们现在就可以看一下北京报告确诊病例的这个图曲线图。

您说的这三天恰恰就是星期二星期三,星期四。那么一个是星期二是三。三十一三十一二例,星期三二十一例,星期四二十五例是今天公布的。好了,您那天的对未来三天看的非常重,和这三天已经呈现出来的数字。您观察的结论是什么啊?

吴尊友这个数据只是反映啊我们筛查发现的感染者人数,确诊病例数。那这个图呢呃不能反映真实的疫情情况。这些人感染的时间以及他发病的时间。这张图反映不出来,他更多的是反映了我们工作,以前感染的人发现出来了。

白岩松:因为在昨天也有记者问您在这个发布会上汶您说现在北京的疫情情况怎么样,您说基本上控制住了这句话。这个结论是基于什么样的判断得出来的。另外您是不是也比较有压力。因为公众听完这句话的时候会理解成那你的病例数应该降到零或者降到个位数。

吴尊友:这这也是呢我比较担心的。由于我们是从专业的角度看这个关键的指标关键的指标是发病日期构建的流星图。从发病日期更能准确的描绘真实的流行情况。那么前面那张图啊,他很很可能是把既往感染的人,把他这个通过扩大筛查,然后这个发现出来,并不代表是近期的感染。所以通过发病日期的一个曲线,才能够真实的反应流行的情况,准确的反映流行的情况。

白岩松:您的昨天的这样的一个结论,是不是跟这个图紧密相关我们现在看这个图,这个是发病日期的流行曲线,明显看到六月十三号那一天的时候是最高的一个这个柱状。然后六月十四到六月十六基本上处于中度,然后六月十七十八开始向下降。这个向下这样的趋势是比较明显的。您是否是这个图对您昨天的那句话是有支撑。

吴尊友:主要是根据这个图这个图的病例数呢和上面那个图的病例数是完全一样的。只是我们采用的两个时间,上面那张图是诊断报告时间。那么现在这张图,是病人首次出现临床症状的这个时间发病时间。那么这个图更加接近这个病人的发生的时间。所以这个图告诉我们疫情的这个走势和方向。但千万要注意这个。这个图的走势说明,北京的疫情向好的方向,但千万不宜掉以轻心,不能松弛防治措施还是要这个继续加大这个巩固防治成果。这到最后,把这个新发生的病例全部彻底的这个消灭。没有一个新发没有一个新报告。

白岩松:我特别注意到了,您昨天在回答记者提问的时候说,疫情,北京的疫情基本得到控制,但可不意味着明后天的时候,数字就变得一下子非常少,还会有等等。您今天是否还想再解释一下这番话。

吴尊友:昨天发生的这些病例和发现的这些病例,他们的发病时间和感染时间主要是在这个采取措施以前感染的是消耗过去呢感染的存量。那么我说基本控制指的是主要的传播途径给切断主要的传播方式给堵住了新的感染控制在低水平了,新的感染减少了。但不意味着我们就取得了彻底的胜利。所以我刚才提到,还是要继续巩固防治成果,继续落实现有的防措施。

白岩松:也就是说,在过后这几天的时间,依然有可能是与这次疫情有关的,只不过是晚发现的晚发病的病例继续出现。对吧。

吴尊友:他不是还是啊看我们的筛查,取决我们的筛查的力度。那个现在的大面积的筛查呢,主要是把既往感染的人通过主动筛查发现出来,而不是等到他发病。踩了一个就医。才能发现这样我们就抢在了病毒在社会传播,能够及时着发现阻断。

白岩松:您说到这个筛查马上就收到了这个核酸检测的问题。其实我们现在跟一开始武汉保卫战的时候,一个非常大的区别就是我们现在的核算检测能力太强了。几天的时间,几十万是常规操作。您怎么看待北京这一次一下子几十万的这种筛查的过程中,但是呈现阳性的比例极少极少。

吴尊友:这里我们从两个方面来看哈,一个的话呢,这样一个检测结果说明北京呢即使控制了这个疫情的扩散,他就没有在更大范围去传播扩散。另外一个方面,我们按照这个以新发地为中心向外辐射新发地越靠近宣判的中心的地方,他感染的比例会越高。你像一月六月。十一号报告病例以后,十二号十三号扩大筛查一下,就报了三十多。那随后呢,随着我们不断的扩大,这个阳性率就越来越低。这个说明的话呢,这个疫情啊没有在更大范围呢这个扩散开来啊,这个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好的信息。

白岩松:现在有很多的人,尤其这个对核酸检测呈现一种非常崇拜的这样的一个概念。我说的是我身边好多好多朋友,包括这个网友也会有这样的一个概念。但是核酸检测是不是只解决过去的问题和现在的问题,但他并不保证明天怎么看待核算检测的价值。

吴尊友:你说的对核酸检测呢只是代表在那检测这个时点以前没有感染,并不代表未来。但是你只要检测了。那么就提高了你的防范意识,那么你就会有意规避或者不去高风险地区。那你感染的风险就会减少。

白岩松:那么我们现在核算检测在大范围的增加,他给我们防疫带来了怎样的安全感和保障呢?您觉得他在更大的价值是什么。

吴尊友:和核酸检测,首先主要是发现早期的呃感染者。由于病人啊感染以后,在没有出现症状就会造成传播。如果我们敢在他出现症状以前能够筛查出来的话,就可以减少他的社区的传播,就可以规避流行的发生,这是非常重要的。对于控制疫情来说,另外一个方面,这种筛查也可以减少老百姓的顾虑,筛查了呈现。阴性他心里就踏实了。那别人筛查了这个音信呢,觉得周围的人呢都没有感染。在大家都放心。

白岩松:现在呢除了应检尽检的人之外,在北京呢,现在很多的小区和社区开始自发的组织,然后自发的去这个争取来做核算检测。是否鼓励北京更多的人做核酸检测。

吴尊友:这个呢要根据具体的情况,这个呃每个人的话呃对过去的一些一段时间啊进行一些观察和呃回顾。如果曾经去过这个啊中低啊中高风险的地方,那么做检测呢还是有必要的。如果呃自己非常确信这个没有去过这些地方,那感染的风险还是很低。也没有必要的话呢,每个人都去做检测。因为现在这个检测量需求大的时候。那这个医务人员承受的负荷也很重。所以还是这个科学防控,精准的对自己的风险进行评估以后来做决定。

白岩松:您看啊吴教授跟核酸检测有关的这个问题的网友也问了好多。其中有这样有两个,一个是十三号从北京低风险的地区回老家。核酸检测是阴性还需要隔离吗?因为现在一听北京回来的可能就要隔离

吴尊友:嗯啊这种情况来判断呢,没有必要一一个是低风险的地区。第二个,你赫山已经检测是阴性的。对于这样的这个人呢,没有必要采取隔离的措施。

白岩松:嗯,还有一个看似很简单的问题,是否核酸检测显示阴性就意味着没有被感染。

吴尊友:应该说还是要相信科学核酸检测还是非常灵敏的。但是他尽管不是百分之一百的准确,那么核酸检测的结果,这个阴性在很大程度上说明的话呢,你这个没有感染。

白岩松:现在呢吴教授您肯定也注意到了,北京之外有一些省市已经五个这种这个省合适出现了跟新发地有关的感染的确诊病例。当然是本地的这个确诊病例。对于这些省市来说,如何更好的防范北京的疫情波及面波及到他,您觉得该做哪些工作。

吴尊友:在这方面,实际上北京市和这个相关的省啊是采取了这个联法联控。那么对于高风险地区,这个高风险人群,北京已经限制了他们离今这是第一个。对于已经离开北京的话,他通知乡。相关的省份呢主动和他们进行联系,进行筛查。那么这样一些措施,就能够及时的发现,在这个采取措施以前已经感染的人离开北京。能够及时的话,在当地被发现,防止在当地发生二代三代传播。那么这种互通信息,互相合作,联防联控对于控制疫情的蔓延非常重要。

白岩松:吴教授,接下来呢我们可能要转移一下视线,跟刚才这个问题有关。因为前两天在看到新闻的时候,发现天津有一个饭店的厨师,他在这个核酸检测的时候是阳性。然后这个后来成为一个确诊病例。但是奇怪的是,周围的很多的这个检测都是阴性,而且他没有跟其他跟北京,或者说跟境外的人有过接触,大家就觉得非常非常的好奇到底是怎么回事。因此昨天晚上天津做了这一个确诊病例的这个相关的流调的一个结果。我们先透过一个短片,先来看一下。

张颖:天津一百一十天没有本土病例。那他的感染来源有可能是哪。第一个就是入境,入境的人员有可能携带着病毒,然后把它感染了啊,这是一个可能性。第二个可能性就是来自于一些个疫情的中高风险地区。那在这里面我们尤其要关注的是哪里呢?就是离天津非常近的北京。所以我们关注的重点也是北京在整个的排查的过程当中,很遗憾我们没有找到这个病例跟入境的人员,跟北京其他地区的中高风险地区的人员没有任何的接触,也没有任何的一个交集。那第二个,既然人没找到,那还有一种。可能性是什么?我们要把这个目标锁定到了污染的肉类和水产品。尤其对这个病例来说,他的职业有一定的特点。他是某酒店的西餐厅的帮厨,而他的这个帮厨的过程当中,除了他要参与这个员工餐厅的这种碗筷餐具的这个清洗,他偶尔还会清洗水产品,有没有可能性。他在清洗这些个水产品的过程当中,而这些产品是被污染的。然后他有可能感染。所以我们又把这个目光集中到污染的肉类或水产品。那这这一方面呢,我们是做了两个层次的一个调查。一个是酒店目前现在封存在冷库里面的厨房里面的所有的肉类和水产品。我们进行的这样的一个检测图。然后又取材又取材做核酸检测全部阴性。同时我们对于这些个酒店所进货的渠道又做了一个溯源。那从他的这个批发市场,天津市的这个三个批发市场,我们采集到了没有进行粗加工之前的食材,一些水产品,一些个贝类,一些肉类我们都进行了一个标本的一个采集,都进行标本采集。包括包装外面的涂抹物都进行了采集,核酸检测也全部都是阴性。所以第二个聚焦的源头污染的肉类和水产品。就目前来说,没有找到没有找到来源。第三个,除了上面的两个的源头,也有可能他的感染来源是被污染的环境,我们都进行了一个涂抹都进行了一个涂抹,全部采集了这样的一些个标本。然后酒店里面污染的这样的一个环境均没有发现核酸阳性的一个结果,均没有发现核酸阳性的一个结果。因此上溯源就现在的现有情况来看,没有发现感染的一个来源。所以呢在这儿打了一个问号。但是这个工作并没有停止。所以我们最终要锁定的是什么基因检测。那今天呢天津疾控中心已经把病毒送往中级控的病毒病所。病毒病所希望接下来的基因的一个测序的结果能够给我们有所提示看一下天津这类病例。他的这个感染的病毒和哪一个已经发布的地区的这样发现的一个病毒的基因能够有一定的联系。然后我们可能也许能够跟着基因测序的这样的一个结果的一个情况,再重新进行一个溯源。能看看能不能找到他真正的一个感染的来源。虽然溯源目前来说没有找到,但是大家真的不必恐慌和担心。就天津市来说,就这个病例,我们所有的密切接触者都管控出来了。也就是说这些个发病也都是在集中管理的范围之内,不会造成进一步的往外的一个传播。大家不必担心。

白岩松:好,接下来继续连线吴尊友教授。吴教授,您也听到天津的这一个病例真。这是非常非常的蹊跷。你看人没找到物品阴性没找到,然后环境没找到,现在只能送到你那儿去做基因测序了。是您怎么看待这个病例的蹊跷性。

吴尊友:这新冠肺炎病毒很诡异。我们对他的认识呢还非常有限啊。像天津这样一个例子发生以后呢,我们也非常关注。其实呢呃与天津取得了联系。他这些调查的情况,我们也都知道。那么这种情况和北京观察到的呢也是非常相似的。那么我们再回过头看,湖北武汉早期的那么把这几件事件串在一起。再来看的时候,他可能给我们提供一些新的一些想法和思路。那几个方面我们可以来进一步的做工作。一个的话就是流行病学调查再深入再细致。第二个这个我们借助一些新的科学技术。那么刚才张颖主任已经提到了,就是利用这个实验室的根据基因测序的方法,从病毒的结构来看,这个天津这一个病例,他可能和哪个地方流行的毒株相似,它有一定的指导指导性。为下一步的研究这个方向作为一个提示。第二个方面,从技术方面来说,通过大数据来这个把人和人之间接触关系,能不能这个勾画出来。像一个人和另外一个人接触这个密切接触者。那么好多是一些不认识的陌生的。那么通过这个人的调查很难完成这样一个任务。那么一些大数据的技术,能够给我们提供非常重要的这个技术手段。像北京这次能够及时的发现新发地这样一个市场作为潜在的源头。你看,六月十一号到六月十二号,整个就两天时间新发现几个病例以后,大数据一分析很快就指向了这个新发地市场。对新发地市场一查又发现了更多的病例。那么这就是我们大数据啊在这个现代的疾病控制方面,发出一种非常重要的作用。那么这三个技术手段,这个希望结合起来,能够帮助我们找到真正的这个导致这些地方再次出现疫情的这个主要原因。

白岩松:因为传染病一定是有中生,有不会是无中生有,所以还需要更细致这种工工作。但是这两天吴教授又有了一个新的困惑。因为我们今天在新闻当中看到新发地不仅水产的这个区域,也包括豆制品,也都在附着物方面检测出了病毒,就检测出了呈阳性这样的一个结果。我们该怎么看待这一点,尤其产生了一个非常大的疑惑,是离开宿主病毒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到底可以潜伏多长时间?

吴尊友好,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哈。在新发地市场,通过不同环境物体表面采样分析哈,这个在局部地区污染还是非常严重的。尤其是牛羊肉大厅的水产类,还有牛羊肉以及其他的产品。那么这些地方的污染,这个更多的可能是当局部地方的空气当中含有病毒,当空气当中带有病毒颗粒的灰尘落下来的时候,他就这个污染的这些物品。那这些物品的话,如果说潮湿或者呢温度很低的情况,他这个成活的时间就比较长。尤其是在这个有冰水又有这个血,就是有这个油脂的这个冷环境潮湿环境当中,病毒的存活时间相当长。再加上在这些油水的地方,它通常的这个打扫卫生是通过这个水枪冲洗的方法,又产生了在局部地区的这个气溶胶。那么是空气污染的话,这个更为严重。那么他空气当中的病毒。这个落下来以后,停留在豆腐也好,还是其他的产品也好。那么这个都是可以解释的。

白岩松:那有这样的一个情况,而且存留的时间会比较长。当然您没说到底有多长,我们该怎么办,整个社会该怎么去防范这一点。

吴尊友:由于这个新发地这个事件发生以后,大家对这个物品的污染造成感染的可能呢更加关注了。所以这个国家相关部门已经采取了措施,对这个物品进行全面的检验。到目前为止,全国各个地方这个抽样检测的结果,还没有发现有这个污严重污染的情况或者有污染的情况。那么这样大家就放心了。这个特别是啊我们在这个购买食物的时候,你去了超市,如果都没有这些,或者说不是高风险地区的吧,因为全国大部分地方都处于这个低风险地区。那么尤其是在超市的话,他也没有那么多的一个潮湿的冰冷的环境。像这样的地方,应该说都是安全的。

白岩松:接下来还有个问题,吴教授一段时间以来,您一直要回答别人的疑问,回答别人的困惑。但是面对这次北京疫情困惑,您的是什么?您特别想破的案或者您的疑问是什么?

吴尊友:对于北京这次疫情,我们有两个科学的问题。就像刚才张颖那个关注天津的这个病例一样,北京有五十多天,将近两个月没有病历。那么首次出现再次出现这个病例的时候,他一定不是在北京原地发生的一定是从外地这个带进来的,那么从哪里带进来的呢?我们现在还不清楚这个整个思路,还是从这个物品和人这两个角度来考虑。现在很明确已经发现了,在北京流行的毒株是欧洲型的毒株。它一定是呢要么从外国带进来,要么是从那输入病例的地方带进来。第二个的话,这个我们对新发地市场的人员进行这个筛查的时候,就发现了在水产品周围工作的人员,感染率就比较高。那个其次是这个污染肉。那这里就只是呢在由水产品这个销售的环境这个这这个局部地方的话,病毒污染比较高。那么它提示这个人事环境呢更适合病毒的生存。在这样的环境当中,这个为什么会产生,在武汉也有类似的情况。他为我们下一步解开这个迷提供了一个方向。但最后能不能解开这个谜,还有待于我们进行进一步去探索。

白岩松:吴教授我教授虽然虽然最后只剩几十秒的时间了,但一个网友的问题,北京疫情什么时候确定基本无感染风险。也就是说用倒推他这个哎发病的时间和现在我们采取严格的控制。大家还应该这场仗打多久啊?

吴尊友:虽然我们现在已经取得了很好的这个效果啊,还要这个继续给彻底贯彻了。现在的房子出手至少还要数周的时间。

白岩松:非常感谢这个吴教授带给我们的分析,谢谢。其实吴教授在昨天回答记者提问的时候,也强调基本得到控制,但不意味着未来。也没有相关的病例,大家还是要做好相关的这种防护,我们还需要时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1+1网 » 《新闻1+1》今日疫情关注:北京疫情控制住了吗?

赞 (0) 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忽略【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